×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三讀《月升滄海》原著:霍不疑根本不知,程少商到底有多「愛」他

常冬冬 2022/08/22

《月升滄海》原著大結局,袁慎這樣對霍不疑說道:

那時,我常去看她,但她成日昏迷不醒。她倔得很,多數時候都咬緊牙關,多難受都不哼一聲。

有一回,她魘著了,嘴里說起了胡話……她在夢中說,‘你帶了我去吧,別撇下我一人孤零零的,要死我們也死在一處,別丟下我一人’。

這話,少宮也聽見了,是以他一直不贊同我和少商的婚事。也是聽了這話,我才明白少商心底的真意。

看電視劇,我們更多地看到的是霍不疑對程少商愛得有多深,寵得有多厲害,可唯有你細讀了原著,你才能真正明白,程少商到底有多愛霍不疑。

赴死。

原著里,霍不疑這樣回憶自己的童年:

長兄俊秀英武,白袍銀槍,不但是一員屢經血戰的少年將軍,還是滿城小女娘的夢中郎君;次兄力大無窮,最愛抱著自己拋接玩耍;三兄才剛十歲,卻已能雙臂開弓,例無虛發。長姐溫柔賢淑,已備好了精致的嫁妝,次姐機靈愛笑,還有威嚴的父親,慈愛的母親……

霍不疑的童年是極致幸福過的,因為極致幸福過,于是,當慘案發生,他才會一下子從天堂跌至地獄。

長兄力戰而亡,被一斧砍去了頭顱,次兄被信任之人暗刃入腹,三兄萬箭穿心;母親和兩位阿姊為了不受凌辱自盡而亡。

還有替他而死的阿凌。

霍家的滅門慘案,讓霍不疑日日被仇恨啃噬,而這些隱晦的東西,他雖然極力壓制,但是也被程少商察覺到了。

當霍不疑冒著必死的危險去「弒父」報仇時,程少商沒有恨他,也沒有怨他,甚至她內心深處想的是,跟隨他,陪著他一起死。

這里要說兩點:

一點是,程少商從始至終都覺得霍不疑報仇是對的。

因為她理解他。

如同《楚喬傳》里的楚喬從始至終都未曾恨過燕洵一樣。程少商從始至終痛恨的并不是霍不疑去報仇,去屠了凌家滿門,她從始至終痛恨的是,霍不疑不信任她,隱瞞了她。她真正痛恨的是,還有其他方式的,可是霍不疑偏偏用了最決絕的方式。

第二點是,即使霍不疑隱瞞了她,不信任她,可是,她依舊不曾放棄他。

那晚,她的阿父阿母阻攔她,可是程少商傲然道:

阿母,你不覺得自己管我管晚了麼。當初你沒有管我,現在,你也管不住我了。

她從小被父母拋棄,別的小女娘有的東西她都沒有,后來,她阿父阿母回來了,她的阿母眼中只有姎姎沒有她。等到她終于遇到了一個眼里只有她的霍不疑,她百般推拒,卻被霍不疑百般強求。

她愛上了他,不想失去他,當他決定拋下她的時候,她依舊不想放棄他。她不顧一切地追去了別院,她一聲聲地質問他,想盡各種辦法阻止他。

因為,他們原本可以有別的辦法。

可是,霍不疑不信她,他親手推開了她,獨留她面對所有。

可是即使如此無情被拋下,她理智上想要跟霍不疑徹底劃清界限,睡夢中卻苦苦哀求著霍不疑不要跟她分離。

人的睡夢,是人潛意識里最深埋的東西,那些東西,人在清醒的時候甚至察覺不到,可是,那種最無意識的東西,往往是最真實,最渴望的。

強撐。

霍不疑為了復仇九死一生,那時候的他已經徹底放棄程少商了。

可是,程少商并未放棄他。

當三皇子跑到程家,從昏迷中醒來的程少商強撐著病弱到極致的身體去救霍不疑了,她對著三皇子說: 「若他死了,我抵命就是。」

她拖著病弱的身體,對著三皇子微笑:

于是子晟大人就想了,反正今夜要滅凌氏滿門,索性替殿下將大事一起了了。

多涼薄,霍不疑滅凌氏滿門的時候,顧及了三皇子,顧及了皇權,顧及了大局,唯獨沒有顧及無辜的程少商。

正如程少商哭著說的那樣:

他就是這樣的人,既磊落,又隱晦;既驕悍豪邁,又心思細膩;他愿意舍命救我,卻也會毫不猶豫地將我舍下。

可不管霍不疑是一個怎樣的人,怎麼毫不猶豫地拋下她,她依舊要救她。

不僅僅是因為,霍不疑曾經對她好過,更因為,情之所至,理所應當。

寫到此處,不得不說霍不疑此人的剛愎自用,如果他能對程少商說實話,如果,他真的把程少商當成了自己人,他完全可以把真相和盤托出。

而一旦他把真相和盤托出,程少商會幫他,會跟他一起報仇,會找到淳于氏,會拿到凌益通敵的證據,會以一種光明正大的方式,為霍家報仇。

可是,霍不疑沒有。

他都打算要跟程少商成親了,都打算要跟程少商共度一生了,卻從未告訴過程少商他姓誰名誰。他都打算要報仇了,都打算要赴死了,卻依舊跟程少商嗜臂為盟,承諾婚約。哪怕那夜程少商不顧一切追上了他,苦苦阻止他,他依舊狠心舍棄了她。

我們縱觀整件事,霍不疑的確可憐,的確有天大的苦衷,可是,程少商何其無辜。

程少商原本自己過得好好的,即使不能嫁給阿垚,也能嫁給旁的男人,喜樂一生。她并不想高攀霍不疑這門親事,是霍不疑強勢地要娶。

是霍不疑讓程少商覺得,此生只要有他在,她就會肆意快樂,是他逼著她,信任她,依靠他,而等到程少商完全愛上了他,依靠了他,信任了他的時候,他毫不猶豫地就把程少商扔下了。

更恐怖的是,程少商童年就被這樣扔下過一次,已經成了一生的傷痛,如今又再一次被如此扔下,他可曾想過她要怎麼活下去。

棺槨。

霍不疑是箭傷,是刀傷,可是當他面對和程少商的分離,他雖然心痛,但不至于去了半條命。

他是冷靜的,是冷心的,也是絕然的。

他始終如松柏,屹立不倒。

可是程少商是女子,她半生孤寂黑暗,是霍不疑舉著熊熊烈焰的火把,強行照亮了她的人生。她見識了光明和溫暖的偏愛,于是柔韌剛強的她,變得柔軟了,變得軟弱了,可是,當她剛嘗到了溫暖的甜頭,剛學會了懈怠,那個舉火把的人,毫不猶豫地熄滅了火把,只留下了孤零零的她。

黑暗,因為光明過,于是更黑暗了。于是,面對這份情殤,程少商再也承受不住了。

原著里,程少宮這樣對霍不疑說道:

那日,從宮中出來,少商就高燒不止足有三日,之后忽好忽壞的又是六七日,到今天還不能下地。期間有兩回醫者都讓家里準備后事了,好在總算熬過來了。

阿父和阿母偷偷議論,擔憂妹妹受了這般大病,不知道將來會不會折損壽命。我聽說你受了傷,丟了半條命,如今少商也丟了半條命,她算對得起你了。

等到霍不疑五年后回到了都城,他再一次想要搶程少商的時候,程父這樣說道:

五年前,嫋嫋病得差點死了。你不要以為你在流放途中受苦,卻不知嫋嫋幾度不治。你若不信,可去后院排屋看看,那里還放著給裊裊打了一半的棺槨。

程少商一直表現著自己的涼薄,自己的堅強,她一直標榜著她一個人也能好好活下去。

她為什麼會如此呢?

因為從小到大,她沒有依仗,有父母如同沒父母,大母苛待她,嬸母恨不能活活餓死她。她小時候吃一塊糖,就要被人罵。她被人罵了十幾年,哪怕她的父母回來了,她依舊被罵,還了口,還了手,還要被打。她的母親嫌她粗鄙無文,不肯教她任何東西,哪怕是她哥哥給她一張書案,她母親都要責罰她,嫌棄她。

她不是不希望自己軟弱,不是不希望自己被疼愛,被保護,而是無人好好地庇護過她,從她嗷嗷待哺的幼年,一直到她被活活餓死的那一年。

她盡可能地涼薄一些,如此被傷害的時候,才不至于那麼悲痛和絕望。她不是不渴望母愛,而是因為得不到,于是,強迫自己不需要。

可是,她的內心深處呢?

她口口聲聲地說自己要涼薄,要自私,可是,宣皇后不過對她有了一些尋常的偏愛,她便能時時處處為了宣皇后考慮,并且最后為宣皇后養老送終。

對于姻緣,正如袁慎所說:

她常說自己涼薄自私,可是不經意間,她又會感慨‘如萬太公與萬老婦人那樣,哪怕只有短短十余年緣分,也不枉來人世走一遭’。

霍不疑對她有多好,她就有多愛霍不疑,霍不疑沒有了她,此生孤寂痛苦一生,而她何嘗不是。

她這樣對宣皇后說道:

我決定要忘記霍不疑,可是早上睜眼時,我會想起他叮囑我不要空腹,出門時,我會想起他駕車來接我的樣子,衣食住行,嬉笑謾罵,無論何時我都能想起他來。于是,我打算丟了他贈與我的所有東西,誰知一抬筆就又是她的痕跡——這種情形,我恐怕也嫁不了人的。

她說她絕不原宥,她未曾原宥大母,未曾原宥嬸母,未曾原宥阿母,她是靠著心硬心狠才活下來的。

可是,當霍不疑抱著她的腿哭泣,當霍不疑求她,別不要她的時候,她敗得一塌糊涂。

她終究是原宥了,曾經拋下她的人,因為她愛他,勝過他愛她。

他能狠心拋下她,可是,她卻不忍心不要他。

霍不疑為什麼死死抓住程少商?

原著里,霍不疑一眼就相中了程少商。

原因很直白,因為程少商長得很美。這麼美的小女娘,他恨不能搶回家去。

后來,則是因為程少商矛盾的性情。

宣皇后見到程少商的時候,原著里有這樣一段描寫:

她有兩道柔婉的眉毛,不濃不淡地劃在雪白的皮膚上,宛如迷茫茫的煙雨留痕,雙目清澈秀美,看人時仿佛瞬中有水波流動,才過了短短一夏,小小女孩容色更盛。再配上這樣矛盾復雜的性情,難怪迷住了養子。

程少商的性情,表面看涼薄又自私,可骨子里卻有著跟凌不疑一樣的熱情和驕傲。她能愛一個人愛到骨子里,也能在背叛了之后,決絕地離開。

正如袁慎所說,他們兩個人才是一樣的人。一樣的有一顆火熱的心,一樣的至情至性,一樣的對情愛有著最極致的需求和要求。

他們兩個的靈魂從來都是共鳴的。

霍不疑也是程少商一眼就看上的人。程少商所期盼的一切,和霍不疑所期盼的一切從來都是一致的。

不是袁慎的位列三公,不是阿垚逍遙外地,而是兩個人并肩攜手,夫妻恩愛,快樂一生。

于茫茫人海中,霍不疑尋到了那個人,自然不肯放手。而程少商感受過了那份炙熱,哪怕被灼傷過,依舊愿意去奔赴。

我被你深深傷害過,但是看見你哭,依舊會好了傷疤忘了疼,去擁抱你。

此愛,甚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