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日常》新川主根本不知道,老六讓位給老三,究竟意味著什麼

常冬冬 2022/11/30 檢舉 我要評論

新川主接連「失去」了兩個兒子。

老五被貶為庶民,老二面臨流放,新川主幾乎一夜之間白了頭。

新川主為了平息朝堂風波,犧牲掉了老五,新川主心里多少有些愧疚,但老五只是個不起眼的庶子,拋棄老五對于新川主來說,損失并不大。

而老二卻是新川主精心培養的嫡子,地位尊貴,前途無量。

新川主沒有想到,自己最看好的兒子,卻參與到了新幣作假的丑事當中,按律當斬。

《卿卿日常》劇中,老六拿著老二違法的證據,面見新川主,并且給新川主指了一條保全老二的「明路」:將老二流放到偏遠苦寒之地,可勉強留住老二的性命。

老二成了階下囚,他手里的「九川戶政司」急需新的管理者,其中老六的呼聲最高,很多大臣紛紛舉薦老六接任,老六卻引薦了老三,把唾手可得的機會讓給了老三。

老六的謙卑恭謹,讓新川主很滿意,新川主稍微對老六放下心來,認為老六并沒有太大的野心。

可新川主根本不知道,老六讓位給老三的背后,是老六精明的「一箭三雕」。

一、長幼尊卑

老二失勢后,老六上面還有三位兄長,并且他們都非等閑之輩,而是有一定的實力的。

老大常年駐守在外,自然不可能回來接任戶政司。

老三和老四各有所長,老三善于做生意,很有經濟頭腦,并且是由川夫人撫養長大的,相當于半個嫡子。

老四是老二的小跟班,幫老二做了不少壞事,老四曾經以為依靠老二這棵大樹,日后自己也能發達,沒想到自己站錯了隊,老二沒成氣候。

老四做事縝密,論能力不出挑,但穩中有謀,頗有心計,如果不是老二的遮蔽,老四也能出些風頭。

老六之所以讓位給老三,很大一個原因就是他怕自己鎮不住上面的兩個哥哥,老四本就對老六有意見,老六不想成為老四的眼中釘。

老四跟在老二身邊,受老二影響很深,而老三的人品是值得信任的,老三外表風流隨性,其實很希望得到新川主的賞識,為了避免老二的忌憚,老三多年來一直在宮外韜光養晦。

更何況,老三有戶政司工作的經驗,無論是從長幼還是品行來看,老三都是最適合的人選。

老六把位置給了老三,既拉攏了老三,也沒失了長幼尊卑的規矩,老四心里憋屈,但在朝堂上也不敢說什麼,只能暫時夾著尾巴做人。

二、安撫老五

老六不邀功,還把戶政司的主管位置給了老三,背后藏著老六骨子里的善良。

老五被貶為庶民,是為了保護老六,當初老五和老六一起被彈劾,兩人涉嫌勾結丹川,新川主為了保全老六,把老五當成了棄子。

老五被拋棄,是因為老六更有用,老五不善于朝堂之事,心性單純,而老六是唯一可以和嫡子抗衡的人選,老六更有「利用價值」。

老五把錯誤都攬在了自己身上,母親問他為什麼這麼做,老五說:

「老六從小沒有母親在身邊,我是他哥哥,我不保護他,誰保護他?」

老五對老六的這份兄弟親情,讓老六很感動,老六從小就沒怎麼體會過家庭的溫情,老五在生死面前的選擇,讓老六看到了家人的可貴。

為了照顧老五的情緒,老六也不可能立馬就升官發財,老六不會踩著兄弟上位,老六天性里的善良,讓他有「和五哥同甘共苦」的決心。

三、消除新川主的戒心

老六讓位給老三,最重要的一點,還是因為新川主。

老六看著新川主接連放棄兩個兒子,他也看清了自己的身份,自己雖然有一定的才華,但只是個任由新川主拿捏的庶子,連嫡子都可以被流放,他這個庶子又怎麼敢保證自己平安順遂呢?

生在帝王之家,父子之間要講君臣之道,而非父子親情。

老五被貶的時候,曾經憤慨地對新川主說過這樣一番話:

「父親已經放棄兒子了,如今草民不再是兒臣,君臣可以不講道理,難道父子之間也不可以嗎?孰是孰非,父親心里很清楚,無非就是選一枚棄子,僅此而已。」

老五最單純的地方,就在于他相信帝王也有深厚的父愛,直到真的被貶,老五還難以接受這樣的結果。

養尊處優慣了的老五,沒有獨立謀生的本領,新川主卻收走了他的宅子,新川主對老五沒有一絲手軟。

老二犯錯,新川主同樣沒有寬恕,老二悲涼地問新川主:

「你口口聲聲說我是嫡長主,說把九川的未來由我來承擔,而你卻一直在扶持老六,不就想用他來算計我?」

新川主冷冷地說:

「事到如今,還在說兄弟算計,你才是最會算計的那個人,你德不配位,孤真的后悔沒有早點廢掉你!」

老二紅著雙眼,反駁道:

「我算計?我德不配位?那也是上梁不正罷了,一個做父親的,可有一時沒有算計過自己的兒子!你認我為嫡長主,可有一時信任過我?

幾個兄弟里面尋摸,總算有了老六可以提攜,怎麼,想用他逼我奮進,還是做我的備用啊?

說什麼上朝歷練,做得不好要罰,做得好了要忌憚,這算哪門子父親啊!兒子有一分的錯,父親要擔上十分的責任,你根本不配做一個父親,你不配!」

老二說穿了新川主的算計,新川主提拔老六,就是要用老六「激勵」老二。

老六只是新川主的棋子,老二也從來沒有得到過新川主的信任,老二表面上尊貴無比,其實同樣活得沒有安全感。

老二和老五的結局,警醒了拼命表現自己的老六。

老六為了避風頭,還可以裝病裝柔弱,而從小被寄予厚望的老二,每天都活在新川主以及眾人的目光里,戰戰兢兢,生怕自己會出一點差池。

老六以為,只有庶子才會對新川主不滿,沒想到連老二這個嫡子,也沒有因為父親的偏愛而幸福過。

老二對老六說:

「起初是看重我,所以打壓我,監視我,織一座密不透風的牢籠給我。你以為只有你辛苦嗎?我生下來就是嫡長主,每個人都要我扛起九川,我要學所有我不想做的事。但是父親,永遠不會滿意,這麼多年,我從未得到過一席安寢。」

老二害怕自己被別的兄弟超過,害怕新川主會提拔庶子,哪怕老二已經成家立業,到了而立之年,還要每天察言觀色,如履薄冰。

新川主夸老二的字在兄弟里面是最好的,老二就拼命練字,練得筋骨酸痛,為了討好新川主,老二下了很多苦功。

為了鞏固自己「嫡長主」的地位,老二甚至荒唐地逼自己的小妾生兒子,老二以為給新川主生下了嫡長孫,自己也就多了一分保障。

老二虐待和羞辱妻妾的背后,是他有缺陷的原生家庭。

老二沒有承擔九川繁榮的能力,卻被架到了高位之上,老二為了得到新川主的表揚,保住自己的身份,只能不停地打壓兄弟。

兄弟不睦,新川主要承擔很大的責任。

老二最后對老六說:

「在這禁宮之中,你有一刻的歡愉,就會有永世不滅的悲哀。」

老六淡淡地說:

「登高之人,就該有跌重的準備。」

老六表面上云淡風輕,可他早已看透了新川主的品性,他也明白了高處不勝寒,自己最好的選擇就是隱忍低調,掩蓋鋒芒。

老六才收集了老二的罪證,新川主本就對老六起了疑心,懷疑老六另有所圖,是想頂替老二。

新川主沒有信任過老二,更不會信任老六,每個兒子,都必須要在他的掌控之中,他才會覺得踏實。

新川主的多疑和善變,是老六的赤子之心融化不了的,老六為了消除新川主的戒心,只能把自己淡泊名利的那一面展示給新川主看。

把戶政司主簿的位置讓給老三,就是最好的機會,新川主表面上說老六呼聲很高,其實是在試探老六,看老六有沒有上位的心思。

一個出身卑微的庶子,得到很多人的擁戴,未必是一件好事,父子關系之前,還有君臣之道,身為臣子,永遠切忌功高蓋主。

也正是從老六讓位的這一刻起,老六成長了,也失望了,他與新川主的隔閡越來越深,新川主貶了老五和老二,也失去了老六的真心。

帝王的權謀之術,的確可以「御人」,但帝王如果只會權衡利弊,也就必然會失去最平凡的父子親情。

《卿卿日常》老六避嫌的背后,是他對朝堂更進一步的認知,老二的大起大落,就是最好的前車之鑒。欲戴其冠,必承其重,位置越高,意味著責任越重,權力永遠是一把雙刃劍。

新川主以為老六懂事了,他根本不知道,一個孩子一夜長大,突然變得懂事,意味著什麼。沒有父母為依靠,才不得不學會自保,這其實是一種莫大的悲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