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星漢燦爛:樓犇到死也不知,一枚玉玨會毀了他出人頭地的絕世好計

常冬冬 2022/08/16

文/微談說影視 此為《星漢燦爛》原著解讀樓犇原本才華橫溢,一腔報國志,渴望出人頭地,而樓犇的父親樓濟也強干有才,同樣被樓太傅堵在郡丞上十年。

樓太傅生怕他們父子過于出色,會影響樓家大房在樓氏主支的地位,就算自己的幾個兒子不成器,也不愿意舉薦樓犇。不愿意舉薦也就算了,還在暗中使陰招打壓樓犇父子。

樓犇對大伯的舉動恨之入骨,但卻因為二房勢弱而無能為力。為了一雪樓家二房的恥辱,他只能鋌而走險,設計了一出自己立了大功的「絕世好計」。

樓犇的「絕世好計」

彭坤這個人曾經多次出現在大眾的視野中,他就是利用文修君及乾安王世子自私鑄幣的幕后推手。皇帝礙于多方勢力沒有深究,文修君為了弟弟乾安王世子,認下了所有罪責,被終身圈禁。但罪魁禍首彭坤卻一直逍遙法外,繼續暗中囤積勢力策劃謀反大計。

果不其然,最新的劇情中,皇帝就派凌不疑和崔佑,前去鎮壓討伐彭坤。

而樓犇早就對各方勢力和時局洞察透徹,早就知道彭坤有一天必反,而樓犇的「絕世好計」也終于有了用武之地。

他在很早之前,就偷偷假意和銅牛縣縣令顏忠結交,在彭坤大將馬榮即將攻城之際,告訴顏忠自己有辦法保下他的妻兒老母,顏忠忠君愛國,但不想拖累妻兒老母,所以攜兩千精銅以及妻兒老母冒險出城,將其交給「摯友」樓犇。

顏忠本來出生寒門,是皇帝不顧眾大臣的反對,將他提拔為縣令,顏忠想,即便最后自己丟了城池,有這護銅之功,也對得起皇帝對自己的知遇之恩了。

可沒曾想,樓犇從顏忠手中接過二千精銅后,立刻屠戮了顏氏滿門。然后一邊將顏忠縣令的印信和兩千斤精銅交給彭坤的手下馬榮,一邊收買縣丞(縣令以下的官)李逢,讓他四處宣揚,嫁禍顏忠通敵叛國。

再指使馬榮賺開銅牛縣城,最后假作說服馬榮開城投降。最終,馬榮得以從彭坤陣營脫身棄暗投明,而樓犇得了一大功勞,步步高升。二人里應外合,作下這一石三鳥之計!

一枚玉玨讓樓家萬劫不復

可惜,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凡做過必留下痕跡。 樓犇千算萬算還是露出了三點破綻。

其一,馬榮賺開銅牛縣后,那時還未向朝廷投降,銅牛縣縣丞李逢被下獄,李逢的妻子曾去探望過他。

李逢妻子擔憂李逢能否被釋放,李逢信心滿滿,滿口說自己是關不久的,他怕妻子不信,還將他和樓犇合作的事情偷偷跟妻子咬耳朵,她聽完后才邁著沉重的腳步離去。

從監獄出來后,李逢的妻子便去了當鋪,要當自己做亭長的君舅(李逢的父親)留下的玉玨。

結果李逢的妻子,和當鋪眾人大吵了一架。因為她翻來覆去地說,玉玨是自己君舅留下的,至少要一千錢,可當鋪管事卻說玉玨水色不好,頂多值三百錢。

但少商卻查到,李逢是遺腹子,他的父親年及弱冠就意外身死。 李逢是由族人養大的,他的父親也根本沒當過亭長!

李逢的妻子故意在當鋪,以玉玨為借口與眾人爭執,是因為她在聽李逢說了樓犇的計謀后,害怕自己及家人也被滅口,銅牛縣縣令顏忠投敵的真相,無法大白于天下,所以在帶著家小逃亡前,用這樣的方式迂回地留下線索。可惜,最后他們還是在逃亡途中,被樓犇派人殺人滅口了。

正是這枚「玉玨」的可疑,讓少商和凌不疑有了,顏忠通敵賣國并非事實的懷疑,通過李逢極其妻兒老小之死的可疑,一步一步去查明真相,最終懷疑到樓犇身上。

其二, 樓犇和顏忠暗中相會之事,被當時在徐郡當郡太守的萬將軍,無意中撞見了。為了掩蓋事實,樓犇三番兩次在徐郡派人暗殺萬將軍,甚至暗中命人讓御史黃聞,參萬將軍圈占民田、強搶民女,想借萬將軍回京向皇帝解釋途中,兵少勢弱時再次實施暗殺,可是都失敗了。

其三, 馬榮占領銅牛縣后,樓犇曾經讓他將顏縣令與自己暗中商討「大計」的來往書信,全部銷毀。但是馬榮卻將這些書信暗中藏匿在,銅牛縣以北牛頭坊間,一座叫「牡牝」的酒坊中(牛頭+牡牝=三牛)。

馬榮被樓犇派人暗殺后,凌不疑找到了這些書信。書信里頭有樓犇這些日子以來,寫給顏縣令的書函——從他們相識,相約會面,煽動顏忠另行安置老母幼兒,甚至到約定時辰地點,全部都有。

事情真相大白后, 樓犇心高氣傲,怎麼可能去廷尉府接受審判,當場自盡而亡。同時,皇帝將樓郡丞及膝下數子流放千里,并罷免了樓太傅等樓氏闔族的所有官職,除了樓垚。

寫在最后

樓犇,可嘆、可恨又可悲!

亦舒說: 「生命從來不是公平的,得到多少,便要靠那個多少做到最好,努力地生活下去。」

樓犇在仕途上是被樓太傅打壓了,可是他已經有了比大部分普通人都好的出身。上帝給你關上了一扇門,卻總會給你打開一扇窗。但是樓犇卻始終只看著那扇門,卻忽略了一直在自己身邊的那扇窗。

條條大路通羅馬,樓犇明明已經在民間和江湖有了自己的一番廣闊天地,為什麼不能繼續經營下去呢?既然這條路走不通,換一條路走也是康莊大道啊。樓犇一步錯,步步錯,最后一手好牌被自己打得稀爛。

這世上有一條路無論如何也不能走,那就是歧途,只要走錯一步結果都會是粉身碎骨。

夢想,可以天花亂墜,理想,是我們一步一個腳印踩出來的坎坷道路。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