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刷《卿卿日常》才懂,新婚之夜,二少主對郝葭的「試探」有多狠

常冬冬 2022/11/27 檢舉 我要評論

郝葭生完孩子,患上了產后抑郁癥。

二少主尹嵩早就有了兩個庶女,一心想得個兒子,他對郝葭這一胎抱有很大的希望,沒想到郝葭還是「不爭氣」,生下的是個女兒。

尹嵩把郝葭打入了「冷宮」,還要把女兒交給嬤嬤撫養,郝葭身心俱疲,絕望之下跳了湖。

郝葭命懸一線,尹嵩卻不讓太醫診治,對于尹嵩來說,郝葭只不過是個不值錢的小妾,郝葭的死活他根本不關心。

郝葭被李薇等人救下來后,決定不再圍著男人轉,郝葭要帶著女兒離開王府,尹嵩卻故意刁難,讓她把衣服脫下來,因為衣服和布料都是府里的。

郝葭脫下了外衣和鞋子,尹嵩仍然不罷休,還要郝葭把里衣也脫了。

尹嵩直到最后,還在羞辱郝葭。

郝葭月子期穿著單薄的里衣,赤足離府,連侍女都不忍心看下去,脫下了自己的鞋子給了郝葭。

都說分開也要講究體面,尹嵩最后對郝葭的刻薄和欺辱,暴露了他真實的人品和格局。

尹嵩從來沒有愛過郝葭,尹嵩「挑上」郝葭的真相,丑陋且現實。二刷《卿卿日常》才懂,新婚之夜,尹嵩對郝葭的「試探」有多狠。

讓正妻絕育,虐待小妾,罵親生女兒晦氣,仇視兄弟,無情無義的尹嵩,他的結局,早就被趙芳如說透了。

趙芳如的攤牌

郝葭能穿著里衣離開,還是靠著尹嵩正妻趙芳如的幫助,就在尹嵩強迫郝葭脫衣服的時候,趙芳如推開門說:

趙芳如讓郝葭離開,郝葭感激地對趙芳如道謝。尹嵩惱羞成怒,惡狠狠地對趙芳如說:

趙芳如笑了笑說:

趙芳如的反擊,讓尹嵩無力辯駁。

趙芳如敢正面向尹嵩宣戰,一是因為趙芳如有強大的娘家做靠山,二是趙芳如才知道,自己婚后懷不上身孕,全都是尹嵩的算計。

尹嵩偷偷在趙芳如煮茶的水里加入了大寒的藥物,損傷了趙芳如的身體,讓趙芳如一輩子都懷不上孩子。

更諷刺的是,尹嵩為了不讓趙芳如喝出苦味來,又給趙芳如加蜂蜜,趙芳如還天真地以為這一絲的甜,是尹嵩對她的愛。

蜂蜜的甜味,是為了掩蓋藥的苦澀,正像趙芳如和尹嵩的婚姻,表面上看起來門當戶對,珠聯璧合,實際上已經苦到了趙芳如的骨子里。

尹嵩不敢讓趙芳如懷孕,是因為他不愛趙芳如,并且忌憚趙家的勢力,趙芳如有正妻的身份,卻不過是傀儡而已。

趙芳如曾經也是個明媚的女子,尹嵩不喜歡趙芳如出風頭,趙芳如就踏實做他的賢內助,還幻想著能和他生下兒女。

趙芳如和郝葭不一樣,郝葭是為了榮華富貴,假意逢迎,攀上的尹嵩,而趙芳如是真心實意愛著尹嵩的。

尹嵩卻在茶水里算計趙芳如,趙芳如怎會不失望?

趙芳如對尹嵩說:

趙芳如看透了尹嵩的人品,但為了身份不得不和尹嵩維持著表面上的夫妻關系,所以趙芳如千方百計也要送走郝葭,不讓郝葭和她一樣困在婚姻的籠子里。

郝葭的卑微

時間拉回到郝葭初見尹嵩的那一天。

郝葭被母親送到新川和親,五少主尹岐對郝葭一見鐘情,郝葭卻只認準了尹嵩,尹嵩是嫡子,郝葭寧可給尹嵩做妾,也不愿當尹岐的正妻。

郝葭作為秀女進宮,她為了接近尹嵩,假裝迷路,走到了少主們讀書的內院。

尹嵩正為一盤棋局憂心,他刻意擺下的棋局,卻被弱不禁風的六弟尹崢破了,尹嵩覺察到了尹崢的才華,這讓他有了很大的危機感。

尹嵩對權力有著很強的野心,他瞧不起庶出的尹崢,尹嵩為了維護自己至高無上的地位,見不得任何兄弟出風頭。

郝葭看穿了尹嵩的心思,郝葭溫柔地說:

郝葭的一番違心的虛假奉承,哄得尹嵩心花怒放,尹嵩最喜歡的就是別人的贊美和服從,謙卑溫婉的郝葭,正好符合尹嵩的納妾標準。

尹嵩愿意娶郝葭,一是因為郝葭年輕漂亮,出身不夠好,沒有靠山,只能盡心伺候尹嵩;二是尹岐對郝葭有好感,尹嵩習慣了打壓兄弟,正好可以借此羞辱尹岐。

郝葭順利嫁給了尹嵩,大婚當晚,郝葭給正妻趙芳如奉茶,趙芳如故意燙傷了郝葭的雙手,尹嵩很心疼,體貼地安慰了郝葭。

郝葭故意說想喝黛川的茶,尹嵩直接賞給了郝葭喝,把趙芳如氣得不輕,趙芳如掀翻了茶杯,大罵:「就憑你也想喝我的茶?」

要知道,趙芳如的茶里,早就被尹嵩加了絕育的藥材了,尹嵩卻讓郝葭喝,足以看出尹嵩對郝葭的提防和試探。

尹嵩沒有想讓郝葭進府就懷孕,他必須先確保郝葭對他是絕對服從和忠心的,所以就有了兩人在洞房花燭夜的一番對話。

尹嵩幫郝葭燙傷的手指涂藥,并且隨口說道:

郝葭很「懂事」地說:

尹嵩對郝葭的表現很滿意,他摟著郝葭試探著問道:

尹嵩的這句話看似是甜言蜜語,其實藏著他的心機,他就是要知道郝葭的底線,看郝葭有沒有野心,是否可以一輩子卑微地做小妾。

趙芳如是大戶出身的女子,自然做不到對尹嵩百依百順,尹嵩不愛趙芳如,但在面子上還是要顧及趙芳如。

尹嵩納妾,需要的就是和趙芳如截然不同的女子,要足夠溫順聽話,以他為中心。

郝葭很識趣地說:

郝葭的答案讓尹嵩很滿意,婚后尹嵩也的確寵幸了郝葭一段時間,但很快,尹嵩性格里的缺陷就暴露無遺了。

尹嵩為了讓郝葭保持纖細的腰身,故意不讓郝葭吃飯;郝葭和六少主的側室李薇走得近,尹嵩大發雷霆,多次家暴郝葭。

郝葭懷上了孩子,尹嵩為了讓她生出兒子來,逼著她吃酸果子,找神婆做法,把家里弄得烏煙瘴氣。

郝葭難產,尹嵩卻要「保孩子不顧大人」,郝葭千辛萬苦生下了女兒,尹嵩又嫌棄不是兒子,對女兒不聞不問,郝葭對尹嵩徹底死心,尹嵩卻直言:

他娶她就是因為她一無所有,要仰仗他的鼻息才能生存,想要得到他的恩寵,她就該學會把尾巴搖得好看些。

最終郝葭徹底覺醒,她當初為了物質攀附上了尹嵩,注定了尹嵩不把她當人看,女人只有獨立自強,才能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郝葭在一個下雨天抱著孩子離府,尹嵩卻逼著她脫掉他賞賜的衣服和鞋子,看到郝葭的狼狽,才知道尹嵩的報應還在后頭。

尹嵩的結局

尹嵩對妻妾和女兒的態度,令人心寒。

他的眼里只有權力和欲望,是沒有愛情和親情的。

尹嵩對兄弟們更狠,五少主尹岐從小就被他欺負,導致了尹岐膽小懦弱,給尹岐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陰影;六少主尹崢被他斷食,尹崢因此落下了胃病。

新川派郡主去苦寒的墨川和親的那件事,也可以看出尹嵩的自私。

尹嵩先是提議,讓尹岐的親妹妹去和親,又讓三少主尹岸把小妾包裝一下送過去,后又盯上了和夫人的義女宋舞,最后連大少主的女兒都差點被送走。

尹嵩得罪了所有人,唯有尹崢給出了合理的解決方案:取消聯姻的陋習。

尹嵩所做的壞事還不僅僅如此,他還利用自己的權力謀取暴利,在貨幣的大事上作假,一旦他的丑聞被揭發,證據坐實,他的嫡長主身份必然會被廢,甚至難逃一死。

其他人表面上對他客氣,只不過是因為忌憚他的地位,就如趙芳如所說的那樣:

忍耐著尹嵩的人,不只有一個趙芳如。一個人連手足之親都可以肆無忌憚地去傷害,他的下場只能是眾叛親離。

光明磊落、能力出眾的尹崢,早晚會頂替尹嵩的位置,但尹崢并非是最后的贏家。因為手足相殘,宮廷內斗,只能是兩敗俱傷,尹崢也要為此遭受很多的磨難。

尹崢能得人心,是因為他足夠仁義良善,這正是尹嵩不具備的美好質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