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月升滄海》皇后被廢,太子讓位,為何皇后還覺得對不住越妃

常冬冬 2022/08/09

《月升滄海》中,皇帝有一后二妃,分別是宣皇后,越妃,徐美人。

宣皇后溫柔敦厚,越妃懟天懟地畫風清奇。

徐美人嘛。

某日皇后、越妃前后腳和皇帝各吵一架,雙雙關了宮門不讓皇帝進去,皇帝大怒醉酒,就出了徐美人這個意外,繼而有了五皇子這個意外。

總之不重要。

宣皇后和越妃相處融洽,在如何對待皇帝留宿等問題上達成了某種默契。

即,誰惹事誰買單,誰吵架誰留宿,另一個絕不插手。

有一次皇帝和越妃吵的差點連南宮值守都聽見了。皇帝大怒往長秋宮而來,結果皇后堅決不肯開門,還派人去給越妃拽了一段酸不溜丟的文,氣的越妃赤足追過去,硬是將皇帝從長秋宮門外拖回。

這是何等的禮讓啊,真是妻妾相處的一股清流。

l 廢后易儲宣后為皇帝生了一二兩位皇子,長子就是太子,還有一五兩位公主。

越妃為皇帝生了三四兩位皇子,二三四三位公主。

另一個五皇子是徐美人所出。

在這幾位皇子公主中,人材最出眾的當屬越妃生的三皇子,果敢剛毅。

公主里面二公主比較聰慧安分,三五兩個公主就常常惹是生非,尤其是五公主,十分囂張跋扈。

可以看出來,論教育孩子,還是越妃教得比較好。

后續的劇情中,太子實在難堪大任,惹得朝臣非議,宣后為了保全兒子,自請廢后。

因為如果直接廢太子,一來太子之后就輪到二皇子了,他還不如宅心仁厚的太子;二來要廢太子必須給他安上個不小的罪名,他后半生怕也難以順遂。

而如果廢后,改立越妃為后,那原太子就可以以禮法不合的原因讓位,三皇子也就可以順理成章的成為新太子。

皇后自嘲一笑,「我是個無能的母親,沒把孩兒們教好。其余幾個主意大的很,用不著我關照,只有子昆——陛下若要廢儲,必要安上罪名,我實在不忍心。還是廢了我罷,過上一兩年,讓子昆以禮法不合的名義自辭儲位,便皆大歡喜了。」

l 皇后與越妃廢后之后,皇帝禁止慶賀迎立新后,也對廢后的安置異常榮寵,對整個宣氏一族大肆封賞。

而新皇后越娘娘不僅沒有辦封后慶典,連皇后居住的長秋宮都沒有住進去。

程少商一直在宮里照顧身體不好的宣皇后,五年之后,她油盡燈枯,與世長辭。

臨終前,她對皇帝說,「陛下,您這一生,對得起江山社稷,對得起功臣百姓,更對得起我,唯獨越妹妹,您辜負了她。」

越妃與皇帝青梅竹馬,相親相愛,原本是正妻。

后來皇帝逐鹿天下,為了讓乾安王府歸順,不得已又娶了宣皇后,越妃也不得不從正妻成了妾氏。

其實宣后自己,也始終對越妃有愧。

宣后和越妃都是為了顧全大局,也都是本性良善的人,所以這些年相處融洽。

「陛下,于我而言,當年不論是不是陛下,舅父要我嫁,我終歸會嫁的,可越妹妹不一樣。陛下是皇帝也罷,是農人也好,飛黃騰達抑或是田園牧歌,她要嫁的,只是陛下這個人。」

「陛下為天下安寧舍棄了許多,越妹妹何嘗不是。」宣太后有些續不大上氣,「不能因為她潑辣爽直,大大咧咧,陛下就以為她不會往心里去,不曾痛徹心扉。我知道,她暗里流的淚,只有比我更甚。」

宣后勸皇帝要加倍對越皇后好,躲在屏風后的越皇后痛哭著撲到宣后塌前。

宣后對她說,前太子十九歲時遇刺,我從未疑心過你。

越皇后說,我知道。當年西寧悼王夭折,我也從未疑心過你。

兩人對視許久,同時坦然而笑。

越姮甚至在自己隨皇帝征戰在外時,把生下來的孩子都送到宣后身邊養著,而宣皇后也都給她養的白白胖胖。

越皇后滿臉是淚的抬起頭:「阿姊放心,只要有我在一日,保管宣氏無恙。」

宣太后用另一手輕輕拍她:「我知道,我知道。若你不是你,我不是我,若你我只是尋常相識的小姊妹,那該多好……」

這兩個人,明明立場相反,性情迥異,卻在風波詭譎的后宮中,相互欣賞,彼此信任,從不猜忌。

最后,在程少商悠遠的笛聲中,宣后結束了她的一生。

這兩個女子的一生,您怎麼看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