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電視劇收視回眸,現實題材大火,肖戰劉亦菲們紛紛啞火

哒哒哒 2023/01/01 檢舉 我要評論

2022年,總局的中國視聽大數據每周連續公布「黃金時段電視劇收視情況」。這份「收視情況」也被認為是黃金時段電視劇收視率數據的脫水榜單。比之于以往的收視率數據榜單,總局的中國視聽大數據更具備業內參考價值。尤其是觀察和分析2022年的上星劇收視率情況,可以從「大數據」的角度直接分析出哪些電視劇類型獲得觀眾巨大歡迎,哪些電視劇類型開始折戟沉沙。以脫水收視率數據的方式回眸2022年的上星劇市場,具備行業歸納和業內參考價值。

現實主義題材的大火,令人振奮。

2017年,張嘉益和秦海璐聯合主演的電視劇《白鹿原》在江蘇衛視和安徽衛視聯合首播,該劇根據陳忠實老先生的同名小說改編。但是,這部根據茅盾文學獎獲獎作品改編的現實主義題材的電視劇,最終在兩台的收視率數據卻并不理想,業內一度遲疑:根據嚴肅文學改編的電視劇,還有市場嗎?

這種業內遲疑,終于在2022年得到了非常積極、正面的回答。觀眾正在向現實主義的題材轉移,嚴肅劇的市場正在迅速回歸。數據層面上,帶著這個正面回答的,則是電視劇《人世間》。該劇率先在央一開播,首周的平均收視率是1.690%,而大結局一周的綜合收視率則推高到了3.616%。電視劇《人世間》稍后在江蘇衛視、央八和部分其它上星平台播出,依舊收視率成績非常耀眼,長尾效應很好。

值得注意的是,電視劇《人世間》是根據梁曉聲的同名原著小說改編而來。這部小說也曾獲得茅盾文學獎。2022年的觀眾群體,進入到了一個嚴肅的、現實主義的審美周期當中,大家期待通過電視劇的方式,重新審視生活,并且獲取生活的力量。一些經典文學作品,這個時候呈現出了自身的力量感。2022年,又有多部嚴肅文學作品改編的電視劇開拍,它們很有可能在2023年繼續延續《人世間》的收視率熱度。

央一的扶貧劇,依舊收視率耀眼。

上星劇市場當中,有一種「鐵律現象」,某些類型劇,只適合央一播出,而且必然收視率非常強勁,換到衛視訊道播出,效果可能就要相對差一些。2022年,央視一套連續播出的幾部扶貧劇作品,都因為高質量、高標準的特點,而獲得了非常不錯的收視率成績。

《那山那海》央一播出階段,曾單周取得1.673%的收視率成績。《山河錦繡》央視一套播出的時候,單周平均收視率的最好成績則是1.613%。同樣可以歸為扶貧劇內容的《縣委大院》,開播首周,平均收視率便實現1.913%,其后續收視走勢一路看漲,很有可能和《人世間》形成開年和歲尾的呼應效應。包括在央視一套播出的電視劇《大山的女兒》,收視率破1%的同時,觀眾評分也高達9.3分。

2021年和2022年,很多扶貧劇內容在上星的衛視平台播出,但部分劇作的收視率數據并不理想。扶貧題材的電視劇,一度被懷疑,是否還具備市場前景。然而,2022年,央視一套播出的《大山的女兒》、《那山那海》、《山河錦繡》等多部扶貧劇,并非大制作,也沒有邀請多少知名的明星或者演員,但依舊收視率成績突出。顯然,只要自身質量過硬,內容足夠寫實,農村題材的、扶貧題材的電視劇,依舊具備廣大的市場前景。

「央八現象」,多種類型劇「以小博大」。

2022年的電視劇收視數據當中,存在一個有趣的「央八現象」,很多類型有趣的電視劇,在央視電視劇頻道總是能夠取得較為不錯的收視率成績。而這里需要注意一下,「類型有趣」可能和「質量很高」是不能等同的。家庭年代劇、抗戰劇和新穎的諜戰劇,在央八的播出效果,尤為不錯。

家庭年代劇《我最愛的家人》在央八的首周開局收視率是1.386%,這一成績,已經讓業內較為意外。該劇主演并非當紅,題材內容上,也有苦情劇的嫌疑,但是,這并未妨礙它成為年度熱播劇,該劇大結局一周的平均收視率,更是高達2.159%。這份數據證明,能夠切中觀眾情緒點的年代劇、家庭劇和苦情劇,依舊有著很好的市場前景。

抗戰題材的電視劇《虎膽巍城》在央八,則連續兩周保持住了1.9%的收視率成績,該劇也沒有當紅演員明星,沒有大制作陣仗,但依舊憑借題材取勝了。現代都市諜戰劇《對手》,大結局一周的平均收視率則實現1.613%。當下的電視劇市場當中,現代都市題材的嚴肅型諜戰劇,并多見,甚至于可以說是鳳毛麟角。2022年,一些類型有趣、沖突密集的電視劇,在央八頻道播出,收視率不錯,依舊有市場。

能「刺痛」觀眾的都市生活劇和農村生活劇,有市場。

對于當下的都市生活劇和農村生活劇來講,「刺痛」感非常重要,換言之,便是這部電視劇要想獲得較為不錯的收視率成績,需要有很多情節能夠讓觀眾們感同身受。有些播出效果好的都市生活劇,能夠為觀眾們提供一種優雅的都市生活方式,有些播出效果不錯的都市劇,則提供另一種城市生活的艱辛感,農村生活劇方面,則需要有較為真實的農村沖突和當下感才行。

2022年,湖南衛視播出效果最好的電視劇,目前來看,應該是周迅和黃磊聯合主演的《小敏家》,該劇的單周收視率實現了1.159%。這部都市生活劇的特點是,為觀眾們提供了一種優雅的都市生活方式,這種優雅感,不是來源于物質的,反倒是精神層面上的。咱們以往的都市生活劇,喜歡炫富,以為物質豐盈,便是都市生活,這類電視劇當下反倒是收視率不行了,沒市場了。轉而關注都市人群精神優雅的電視劇,今年很火。這是非常值得業內注意的現象。

東方衛視今年播出效果最好的電視劇,應該是海清和童瑤主演的《心居》,這部電視劇在東方衛視取得了1.210%的單周收視率成績。值得注意的是,該劇也在浙江衛視同步播出。但浙江衛視的收視率成績,遠遠不如東方衛視。顯然,觀眾們更喜歡從東方衛視看現代都市劇,尤其是這種買房、努力生存、上海市井題材的現代都市劇。《心居》稍后在央八二輪播出,因為自身的都市刺痛感,依舊獲得了收視率過1%的成績。

《幸福到萬家》這部講新農村的電視劇,在東方衛視和北京衛視播出,單周的峰值收視率分別實現1.022% 和0.741%。雙台的綜合收視率成績來看,《幸福到萬家》稱之為今年的爆款,也并不為過。這部電視劇的特點是,依托一個影迷們熟悉的故事構架,講了一個當下農村生活的故事,尤其是這種當下感,對于觀眾們的吸引力很大。真實感與當下感,是農村劇創作當中,需要堅持的方向。

懸浮劇紛紛折戟沉沙。

回眸2022年上星播出的電視劇作品,也有部分作品被寄予厚望,但最終在脫水收視率榜單上折戟沉沙了。這批電視劇,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雖然坐擁所謂的知名IP,但劇情懸浮,不足以「刺痛」觀眾,且無法讓觀眾感受到真實的生活體驗。這樣的懸浮劇,未來,也必然是影視行業需要規避的「雷坑」。

《少年派2》和《二十不惑2》都是今年在湖南衛視首播的電視劇。兩部劇作的前作,都是收視率成績較為不錯的。但是,今年的續集,在收視率成績上,紛紛折戟沉沙。《少年派2》開局收視率0.464%,次周竟然下跌到了0.401%。正常的電視劇收視成績,都是持續走高的。一部電視劇逆增長,可見一斑。《二十不惑2》也是同樣的懸浮問題,0.303%的收視率成績取得之后,次周下跌到0.277%。

在東方衛視播出的《歡樂頌3》也出現了類似的問題。前兩部《歡樂頌》都是收視率爆款,但這第三部,因為都市懸浮的問題,最終只能拿到0.593%的峰值收視率成績。這樣的收視率,對于《歡樂頌》接下來的續集采購費用,一定是有嚴重影響的。2022年,觀眾們在都市劇當中除了需要看到歡樂之后,更開始注重真實感和刺痛感,缺少后者,就必然收視率不佳。

流量劇冰火兩重天。

所謂的流量劇,就是由流量很高的明星主演的電視劇。上星劇作品當中,流量劇的市場有好有壞,還不能一概而論。肖戰和黃景瑜主演的電視劇《王牌部隊》,單周峰值收視率也只有0.389%。很多觀眾認為,這部電視劇把偶像劇內容嫁接在了軍旅題材上,因此造成了大家的「水土不服」。

另一部肖戰、楊紫的《余生,請多指教》雖然也是典型的流量劇,但這種偶像談戀愛的職場模式,觀眾們比較熟悉,單周的峰值收視率則實現了0.830%。這基本上可以證明,流量劇、偶像劇,還是應該在流量粉絲們熟悉的職場范疇內敘事,盡量不越界到其它題材當中去,不然,收視率成績就會不好看。

另一個流量劇的現象則是,在網絡平台上播出數據非常不錯的《夢華錄》,由劉亦菲這樣的流量大戶型明星主演,但上星北京衛視之后,只有0.340%的收視率成績,并且次周下跌到了0.317%。還是那句話,上星劇作品,要想獲得好成績,還是要講真故事才行。大流量,大制作,大IP等等,在上星平台上容易「玩不轉」。

古裝歷史劇也怕懸浮。

2022年播出的古裝歷史劇不多,但是,有兩部作品,非常值得注意一下。一部是央八播出的《風起隴西》,一部是湖南衛視播出的《天下長河》。這兩部電視劇,代表了古裝歷史劇的兩種現象,懸浮劇,收視率會下跌,哲學性、人文性高的電視劇,收視率會上揚。

《風起隴西》在央八的首周收視率成績,取得0.755%。這個成績,業內調侃稱,拉低了央八的收視率底盤。這似乎也并非一句調侃,央八播劇,收視率過1%,是很輕松的事情。《風起隴西》次周,出現收視率下跌,只有0.653%。顯然,這種依托三國故事的戲說,即便以嚴肅的敘事面孔出現,觀眾們依舊不買賬。咱們以前的古裝歷史劇,喜歡以詼諧的面孔戲說歷史,往往被觀眾批評。現在,學會了嚴肅面孔下的戲說,收視率依舊不好。因此,切記,戲說有風險,歷史劇要謹慎。

《天下長河》則屬于另一部古裝歷史劇現象,那就是秉持更高的哲學性和人文性的嚴肅歷史劇,會出現較為不錯的成績。該劇湖南衛視播出,首周0.484,隨著劇作熱播,單周峰值收視率實現0.599%。湖南衛視的收視底盤,不能和央八同日而語,這里需要重點標注一下。《天下長河》的這種收視率正增長,對于古裝歷史劇創作是有借鑒意義的。古裝歷史劇不僅要嚴肅性,而且要有哲學性、人文性,和扎根到泥土當中的人民性。這幾點,缺一不可。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