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良辰美景》續寫8:時隔六年,南歸再見父母,一家團圓

哒哒哒 2022/06/03

經過幾天幾夜的奔波,載著他們這行人的郵輪終于到達了目的地。還沒靠岸,林杭景就努力尋找著岸上有沒有熟悉的身影,在人潮中,她努力辨認著每一張臉,最后還是旁邊的蕭北辰看到了他們,她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她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她的南歸,比她記憶中長高了許多,但還是能一眼就認出他,是呀,他那麼像蕭北辰,但是距離太遠,她看不清南歸的表情,不知道他歡不歡迎他們歸來。

南歸的身邊還站了一群人,有成鈺、副官還有蕭北辰的兩個姐姐,她高興地向他們揮舞著手臂,書儀也高興地喊著姐姐,只有蕭北辰冷靜地看著他們,只是那緊握杭景的手泄露了他的真實情緒。

終于,他們下了船,一步一步走向他們,他們也向他們走來。杭景放開蕭北辰的手,奔向南歸,將南歸緊緊抱在懷中,淚流滿面,一個勁地說著「對不起」。

南歸已經十二歲了,成長的經歷讓他很是冷靜,時隔多年未見的母親,還有僅見過幾面的父親,都讓他有些陌生。媽媽的擁抱,父親的直視,一時之間讓這個早熟的孩子都覺得不知如何應對,只是默默地接受著她們給予他的一切。他們對他的思念,他們對他的愧疚,他都在默默地消化。

而蕭北辰的姐姐們眼含著淚水喊的一聲「老三」,讓這個堅強的男人瞬間破防,多少年了,再沒有人喊過老三了,父親、七姨死后,再也沒有人喊他老三了,他抱著兩個姐姐痛苦,這些年壓抑的痛苦,對親人的思念都訴說在他的淚水中。他、姐姐、書儀終于在時隔多年后團圓了。

他們一群人回到了杭景之前居住的宅子里,成鈺偷偷告訴她,收到他們即將回來的消息,南歸雖然沒有多說什麼,但是那天他在杭景的房中呆了很久。成鈺也表示了自己的愧疚,沒有給她一個開朗、快樂的南歸。

但是林杭景自己卻很能想得通,她懂自己的兒子,他清楚南歸不僅長得像蕭北辰,就連性格都像極了他。沒有父母在身邊,他是很難將自己的真實情緒表露給別人看的。但是現在他們回來了,他們還有很長的時間可以相處,更重要的是,他的父親回來了,他們最大的依靠以后都會在他們身邊。

等眾人離去,最后只剩下他們一家三口。以前是孩子小,他們之間的相處還算融洽,現在孩子大了,他已經有自己的想法了,就算是蕭北辰見過那麼多大場面,歷經生死,但是面對自己的兒子,他竟然也有些犯怵。

等林杭景收拾好,來到客廳,還是看到他們父子倆都正襟危坐在沙發上,等林杭景坐回蕭北辰身邊,她能明顯感受到蕭北辰松了一口氣。而林杭景雖然和南歸分開了六年,但是畢竟是她從小帶大的,杭景倒沒有覺得多麼陌生。林杭景看看旁邊的蕭北辰,再看看前面的蕭南歸,酷似的臉龐,連現在的表情都是一模一樣,林杭景不自覺地笑出聲。

就是這一笑,讓這尷尬的場面瞬間緩和下來,蕭北辰和南歸也都看向林杭景。林杭景笑著說:「你們知不知道你們長得真的很像,剛剛就連表情都很像。」

他們都不自覺地看向對方,目光相撞,蕭北辰不自覺地掩唇輕咳一聲。到底是南歸還小,沒有蕭北辰坐得住,匆匆跟父母親道了聲晚安,就回房了。

蕭北辰看著南歸的背影,嘆了口氣,林杭景安慰道:「不用擔心,給他點時間。」蕭北辰輕聲「嗯」了一聲。

蕭北辰不擔心別的,他就是怕南歸不跟他們親近,這對于他們一家來說太遺憾了。歷經這麼多波折換來的平穩人生,如果家人之間有隔閡,實在是讓蕭北辰有點接受不了。他雖然生在大家庭,雖然母親早逝,雖然他和父親之間有隔閡,但是他們家人之間一直都是相互依托,相互依靠的,他希望由他組建的家庭也是如此。

雖然憂心,但是蕭北辰還是很有信心的,因為他相信杭景,杭景養育出來的孩子總歸是錯不了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