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欣貴人對安陵容的惡意,令人心驚!

小九 2023/02/23 檢舉 我要評論

欣貴人呂盈風,在《甄嬛傳》「熹妃回宮」之前,存在感并不強。

出身一般、顏值一般、恩寵一般的她,在后宮這種「藏龍臥虎」的地方,就像一個「小透明」。

當然,欣貴人也有她的生存智慧,這點我們在前面的文章中也有分析過。

如若不然,她不會在皇后的眼皮子底下生下一個女兒。

不過,嘴上不饒人的欣貴人,很少在行動上主動去挑釁誰、針對誰。

像華妃,為了爭寵,擅自差人將她的綠頭牌給下了,當時還是常在的她,選擇了「忍」。

像祺嬪,在甄嬛離宮的三年里,反復踐踏欣常在的底線,她還是選擇了「忍」。

她也有「不忍」的時候,比如面對余鶯兒的挑釁,她寸步不讓,即便進了慎刑司也不怕。

也比如,甄嬛回宮之后,二人里應外合,向皇上揭發了琪嬪心懷嫉妒、責打宮人的事兒,使琪嬪失寵。

但是,無論是余鶯兒還是祺嬪,她們都主動冒犯在先,欣貴人一報還一報,這算不得「惡意」。

而安陵容則不同。

她無論是對之前的「欣常在」還是后面的「欣貴人」,從沒主動得罪過。

但欣貴人對她的報復,卻比對余鶯兒和祺嬪還狠,這是為什麼呢?

01、富察貴人

甄嬛失子,與皇上鬧別扭期間,皇后調教安陵容,用一首《采蓮》重得圣寵。

一個月后,各宮妃嬪到景仁宮給皇后請安。

齊妃、富察貴人和欣貴人私下議論安陵容。

其中,以富察貴人那句「這小戶有小戶的好處,一水兒做那低聲下氣的事兒」最扎心。

那富察貴人為什麼會說出這樣一句話呢?

是因為欣常在引逗在先:

「安貴人出身再低,好歹也是官家女兒,先帝良妃是辛者庫賤奴,還不是一樣封妃!」

富察貴人為人淺薄、善妒,她平生最大的驕傲就是家世好。

聽聞欣常在說,即便出身微寒如辛者庫賤奴,只要皇上喜歡,就能登上妃位,越居她這個「貴人」之上,甚至封妃,當然心里不舒服,這才譏諷「小戶的好處」。

欣常在自己也并非大戶出身,聽了富察貴人陰陽怪氣的譏諷,不但不羞不惱,反而笑得無比開心。

她的反應很反常。

俗話說:「事出反常必有妖」。

欣常在的「妖」在哪里呢?

就在于,她本身對安陵容就懷有惡意!

這種惡意,可能來自于「同類相斥」:

兩人出身都不高,安陵容又是后入宮的,相貌、才學都不出挑,卻憑著一副好嗓子,登上了貴人的位置,而呂盈風還只是個常在。

這惡意,也有可能來自于安陵容復寵當天皇上的表現:

他先喝了富察貴人敬的酒,又喝了齊妃敬的酒,卻唯獨沒有喝欣常在的酒。

而安陵容卻在宴會上大放異彩,這鮮明的對比,讓欣常在心下不快。

這惡意,還有可能來自于欣常在與安陵容氣場上的不和:

欣常在雖然也有智謀,走的卻是「爽直」的路線,安陵容則是「深沉婉約派」。

在欣常在看來,安陵容的行為舉止虛偽、做作,不符合她的審美。

02、安比槐

如果說,當年的欣常在呂盈風只是和富察貴人過過嘴癮,通過調侃安陵容,排解心中的怨氣。

那後來歸順甄嬛、晉為貴人的她對安陵容可謂「下死手」!

安陵容拖后腿的「渣爹」安比槐的確不是個東西,貪污錢財,罪不容恕。

不過,欣貴人這盤棋下得也夠大的!

甄嬛所說的「暗中留意,抓住安比槐的痛處」,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

欣貴人之前就提到過,她的娘家距離京城很遠。

當時沒有電話,沒有互聯網,僅僅是欣貴人的阿瑪與身在后宮的她互傳一條消息,就要耗費大量時間。

在這樣的條件下,欣貴人阿瑪能在瓜爾佳氏倒台的關鍵時刻,及時地遞交出安比槐的罪證,他前期一定做了充分的準備。

也就是說,欣貴人想「搞垮」安陵容之心,早就有了!

當然,欣貴人之所以選擇在這樣的時刻,以此種方式讓安家「暴雷」,原因是多方面的。

第一、欣貴人的確看不慣安陵容的做派。

第二、安比槐行為處事過于張揚、貪婪,官職不大,卻以「女兒得寵」為由,自封國丈。

如果欣貴人阿瑪與安比槐接觸較多的話,想必因為女兒(欣貴人)位份不及安陵容的關系,也在言語行為間,受過安比槐不少閑氣。

第三、欣貴人既向甄嬛投誠,就需要拿出誠意來證明自己的有用性。打擊安陵容,是為了討好甄嬛。

03、縷金線暗花枕

安陵容有孕之后,甄嬛、敬妃和欣貴人曾去她宮中「慰問」。

有人將這場戲比作「大型逗鳥現場」,我卻每看一次總覺得心酸。

依照甄嬛的修養、秉性,她是做不出在別人懷孕的時候,故意前去刺激這種事的。

如果在安陵容第二次攔轎之后,她但凡能感知到甄嬛對她的一點點惻隱之心,她就不至于故意派寶鵲去傷害眉莊,致使眉莊慘死。

假如沒有眉莊的死,甄嬛便不會憤怒到不顧體面,到延禧宮去鬧,也不會在後來的劇情中堅定地置安陵容于死地。

所謂的「大型逗鳥現場」,安陵容自然受到了傷害,而甄嬛也未必像表面上那樣開心、解氣。

甄嬛在「逗鳥現場」所做的一切是有悖于她從小所接受的針對書香門第的嫡女的教育的,也是有悖于當初那個對弱者充滿同情的自己的。

這就像《瑯琊榜》中的「梅長蘇」背叛了「林殊」,今時的「鈕祜祿氏熹妃」也背叛了當初那個純真美好的「甄嬛」。

而「逗鳥現場」的另外兩個人敬妃和欣貴人,又是懷著什麼樣的心情來「參與演出」的呢?

敬妃是因為朧月的關系,加之之前舉報「對食」一事愧對甄嬛,才不得不到延禧宮幫忙。

而欣貴人去延禧宮,則有很強的主觀能動性。

作為安比槐舉報者的女兒,欣貴人只要往延禧宮一站,什麼都不說,安陵容都會十分堵心。

在甄嬛夸贊安陵容的枕頭好時,敬妃說這枕套是蘇繡,枕芯是粟玉做的。

諷刺安陵容母親「繡娘」的身份,和安陵容封號的「鸝」字。

接下來,欣貴人的話看似平常,實則更厲害。

她說皇上新賞了她一個縷金線的暗花枕。

安陵容被賞新枕頭是因為有孕的緣故。

而欣貴人平常甚少有機會見皇上,以往用的都是連云錦的枕頭,皇上怎麼突然想到要賞她枕頭呢?

還不是因為欣貴人阿瑪舉報安比槐有功?

安陵容向來敏感多思,怎麼會想不到這一層?

既想到了又怎能不氣不惱不恨!

而欣貴人要的就是她氣惱、憤恨,因為欣貴人并不知安陵容服用息肌丸的緣故,根本生不出孩子。

她怕安陵容生出孩子之后,母憑子貴,而安比槐又父憑女貴,從而死灰復燃,報復呂家。

因此,如果說在「大型逗鳥現場」,真的有人發自內心高興,那這個人就是欣貴人!

04、大多數

之前寫甄嬛和安陵容的關系的時候,有讀者留言:

「甄嬛所面對的后宮和安陵容面對的后宮,根本就是兩個世界。」

對此,我深以為然。

其實,無論在哪個年代,像甄嬛、眉莊、端妃、葉瀾依這樣的人是少數,大多數人都是欣貴人、康常在、貞嬪、富察貴人、齊妃、浣碧……

他們不好也不壞,沒有堅定的人生信仰、政治立場。

他們會見風使舵,會看人下菜,會根據關系親疏、利益得失、個人好惡,簡單粗暴地決定用什麼方式來對待別人。

他們既沒有甄嬛和眉莊那樣復雜的心路歷程,也沒有端妃、葉瀾依那樣端正的三觀。

他們可能因為站了主角的隊,幫了主角的忙,你就認為他們善良,是好人。

其實,那只是因為押對了寶。

他們偶爾流露出的惡意,也讓人大吃一驚!

但就是這樣的人,組成了人類社會的主流——在歲月的長河中,滾滾向前,生生不息……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