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君:于登登原型湖澤神靈,孤寂百年愛上凡人,卻遭背叛生墮子嗣

常冬冬 2022/09/26 檢舉 我要評論

「吃下烏金復活」原來是謊言,真正的于登登早在幼年殞命,如今的于登登是轉世復活后的靈族圣女云曦。

前世不食人間煙火,性情溫柔,悲憫天下,臨終遺愿希望人類與靈族和平共處。

第二世雖土匪窩長大,性格火爆張揚,但品性依舊純良,即便人類身軀,依舊哀憐那些茍活于人間的靈族。

但在原著中,于登登的原型卻并非圣女,她是伴隨湖澤而生的神靈。

兩生兩世情史坎坷,救過蒼生,也毀滅過生靈,好在最終與陸炎終成眷屬。

一見鐘情

兩千年前,蜀地多發水患,百姓民不聊生,良田盡被摧毀,唯有一片名為瀠澤的湖澤安詳平和,養育無數百姓。

湖澤中央還有一個島嶼,名為魚靈,他與瀠澤相伴相依衍生靈力成為神靈,一同庇佑蜀地子民,拯救無數蒼生。

數百年來這里無人打擾,直到一位名叫杜宇的少年到來,改變了一切。

杜宇在湖中洗漱,從未接觸過外界的瀠澤,忍不住偷看,看倦了便拿起他的衣物穿到身上,晃晃悠悠走路。

杜宇發現了她,并對她一見鐘情,面前少女肌膚雪白,眼睛水汪汪,有一頭到腳的烏黑長發,露出來的手腕、腳踝幼小纖細,美得不可方物。

后來,少年經常帶著外界衣裙來看望女孩,教導她學習枯燥難懂的文字,引導她開口說話。

久而久之,瀠澤將少年記于心中,直到那天少年離開了,但他承諾:自己會回來迎娶你,到時,你可愿為了我,離開這無盡河畔。

魚靈欣喜,這個礙眼的男孩終于走了,自從他出現,自己已經不再是瀠澤的唯一。

如今他離別,以凡人的壽命,誓言轉瞬即逝,瀠澤終究還是他的。

成為帝妃,變故出現

十年后,杜宇應諾來到湖澤,此時的他已經成為蜀地君主,他希望瀠澤成為自己的帝妃。

瀠澤即便孤寂百年,她仍是掌握神力,守護一方的神靈,步入凡間,融入宮廷。

她便會失去祝禱之力,懷子嗣后更會失去元靈,誕下子嗣壽命臨近終點,且沒有轉世重生。

她沒有告訴杜宇,為了與他相愛,甘愿入宮,封號為利。

懷孕后,蜀國水患不斷,瀠澤祝禱之力漸漸微弱,便舉薦了魚靈,讓他替丈夫分憂。

魚靈本就因湖水而生,對付水患自然不在話下,履立功勞后被封丞相,還迎娶了一位與瀠澤八成相似的女子。

只是魚靈仍對瀠澤有很深羈絆,當丞相,只不過想日日見到瀠澤,娶妻則想試探瀠澤,沒想卻得到對方的欣喜祝福。

陰謀開始

魚靈無法忍受,他決定出手了,表面以丞相之位與帝君一同出征治水患。

但實際上卻中途回宮,幻化出帝君樣貌,侮辱妻子,這一幕正巧被瀠澤看到。

此時的瀠澤已經懷胎十月,徹底失去了祝禱能力,至于愛人杜宇,她早已經數日未見,更不知道他何時才能結束治水。

如今卻眼睜睜看到他侮辱魚靈愛妻,她只感覺身子里透露著數道冰刺,酷寒至極。

后來,丞相妻子不堪受辱跳湖自盡,大臣則進言,蜀地水患不斷,是妖孽作祟,至于妖孽是誰,便是利妃。

帝君二話不說,直接賜藥,硬生生將瀠澤子嗣打下,刻骨的疼痛,讓瀠澤第一次明白恨的含義。

真相曝光

那一晚過后,瀠澤遠赴巫山,用本體獻祭致蜀地水患再度爆發,那一年無數百姓殞命。

直到千年后,瀠澤重生成謝小卷(劇版于登登),這一世她又一次遇到了杜宇,他不再是帝君,而是轎行老板杜望(劇版陸炎)

謝小卷在轎行與杜望相識,一向不重情感的她,竟對這個帥氣的老板死纏爛打,甚至為他逃婚。

魚靈在得知瀠澤重生那刻便開始尋找,相遇后費盡心思拆散他們,這對情人漸漸蘇醒記憶,一切誤會也隨之揭曉。

當年魚靈與杜宇出征后,便告訴他,想讓自己救蜀地百姓就禪讓帝王,同時還告訴了他,瀠澤懷孕真相。

得知瀠澤一旦生子便會消失于人間,也為了百姓,他當即放棄皇位,只愿瀠澤打掉孩子,至于他,會自動消失。

但沒想,魚靈心思深沉,讓瀠澤看到了那虛假一幕,蜀地再次爆發水患后,他才得知。

瀠澤為了復仇,竟自以自己為祭,因后果罪孽滔天,她要承受天罰報應,承千刀萬剮之苦,直到血肉靈力,灰飛煙滅,徹底消失于世間。

終成眷屬

杜宇決定舍掉肉身,替瀠澤承受天罰,只希望愛人可以獲得往生。

天罰結束,他沉睡整整千年,這個時間段,瀠澤重獲的靈力漸漸封存與杜宇體內。

再次醒來,他成為了杜望,沒有記憶的他,只知道自己罪孽深重,要用身具的靈力,無窮無盡的幫助世人。

倆人前世記憶蘇醒,但壽命卻只剩三日,魚靈決定用千年靈力制造穿越,將他與瀠澤送回兩千年前,沒有杜宇,他們依舊是彼此。

但計劃失敗了,他灰飛煙滅那刻,靈力附身于謝小卷和杜望之身,讓倆人強弩之弓的身體重獲新生,壽命得以延續,倆人會白頭偕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