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迷航崑崙墟》一部古籍,一句佛語,解讀丁云齊的「人性弱點」

常冬冬 2022/07/31

「天官丁家人不是江湖人,說出去倒是佳話呀!」

「丁家就是丁家,天不天官,我無所謂!」

或許只有那樣一個時代,才能產生丁云齊這樣的人物。

一個將祖宗傳授學了精光,卻不愿繼承祖宗香火的人物。

也就是這樣一個失了繼承的不肖子孫。

卻打著丁家旗號在上海灘到處「招搖撞騙」。

如果他不是唯一有資格繼任「少天官」的人,試問周裘海等一眾正反派人物,會對他如此的禮遇嗎?

雖說官宣主CP是丁云齊與無雙這一對青梅竹馬。

但從經歷與處世理念來看,駱家的楚風鈴或許才是最適合丁云齊這個「活寶」的。

雖然已經民國17年了,但像丁楚這種喝過洋墨水的新青年,終歸還是少數。

在那個時代,更多的還是像無雙這種人,這種堅守傳統的守舊之人。

雖然由許凱飾演的丁云齊,努力在將自己與舊的一切割開來。

但從他平日里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來看,他幾乎無法擺脫父親丁遠山在潛移默化中對他的影響。

就像九爺口中那個丁家幼科時的命題「五燈會元,拈花一笑」。

是一個雖然被遺忘,卻可以張口即來的傳統。

所謂「五燈會元」,指的是一部將五部禪宗燈錄匯總為一的著作。

而「拈花一笑」原本的寫法,其實是「拈花微笑」。

指是的當佛祖在靈山會上手持鮮示眾時,當眾面無表情不解其意之時,只有摩訶迦葉面露笑。

因此,佛祖便將一部心法傳授給了摩訶迦葉。

這是一個以心傳心、參悟禪理的故事。

通過另一種方式,解釋什麼「會心」,什麼是「默契」,什麼又是「緣分」。

而這,也在丁云齊與無雙的對話中得到了印證:「這是人心,人心我還是懂一點的」。

可丁云齊真的懂眾人心嗎?還是他不愿意或是不想去懂得人心呢?

他漠視周裘海對誕生自《五燈會元》同時代「五門」的生死憂心。

他漠視訂有「婚約」的無雙,對自己一而再的明示與暗視。

他漠視那些「自古相傳」的傳統與法度。

他更漠視除了父親丁遠山之外的所有人!

但他卻有著「此心本凈,無可取舍」的領悟,以及「佛是自性,莫向身外求」的自律。

是的,丁云齊或許并沒有意識到。

在他的身上,繼承了太多父親在潛移默化中,「灌輸」給他的「老思想」。

也身體力行地踐行著,周裘海口中那些不被自己所認可的,更不值得延續的「爛規矩」。

此時的丁云齊,正是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年紀。

也正因為如此,他或許并不真正了解自己。

他不了解自己的「優柔寡斷」,也不了解自己不夠「心狠手辣」,更不了解自己「心性軟弱」。

如果將《迷航崑崙墟》與《鬼吹燈》連起來看,或許此時的丁云齊才是之后五門各家真正沒落的導火索吧。

此時此刻,想到九爺對丁云齊的「恭維」。

想到那一句:「以公子氣概,確是丁家人風范」。

更像是九父對丁云齊的一種「挖苦」與「貶損」。

或許只有丁遠山這樣一個能如此隱忍不出之人,才算得上有丁家人與天官的「風范」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