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沉香如屑》受傷的冥王意外牽出仙魔大戰真相,桓欽換臉復活再登場

常冬冬 2022/08/03

《沉香如屑》從第18集開始,眾仙紛紛墜落凡間,一改之前拖沓虐愛的劇情節奏,接踵而來便開啟了仙妖飛升的爽文模式,怎一個精彩了得!這廂,應淵帝君奉命下界調查當年仙魔大戰的真相,而那廂「死而復生」的計都星君早已穩坐在了仙界帝尊的寶座上,繼續他的「偷天大計」……

之所以應淵會發現昔日仙魔大戰的破綻,這要得益于螢燈仙子的一場計謀,她本意是想害顏淡命喪夜忘川,沒想到卻把冥王和仙魔大戰的真相牽扯了出來。

螢燈因愛生恨,陰差陽錯「壞心辦好事」

螢燈對應淵帝君的愛,不但成為了她的執念,而且化生為了她的心魔,明知道顏淡跳了了無橋、下了夜忘川,此生再無可能回到天界,可仍舊對她懷恨在心,欲讓她灰飛煙滅。

她假造渡川名冊,讓應淵以為她早已渡過夜忘川,將他遺忘在九霄云外,實則她獨自一人在冰冷的無盡忘川之上已徘徊了近九百年,她忘不了應淵,正如螢燈忘不了她,時時刻刻都痛恨著她的存在。當她得知應淵下夜忘川拯救顏淡的那一刻,便暗中派仙界神器「疾音蝠」尾隨其后來到冥王地府,并勾結、挑唆冥王吃掉四葉菡萏顏淡,以治愈他手臂上的舊疾。

被頑疾所累的冥王聽信了螢燈的說辭,不知天高地厚的來到應淵帝君面前捉拿顏淡,最后非但被帝君束手就擒,而且還認出了他手臂上的「七曜金印」傷痕乃是仙界的灣云帝君的法器所賜。而灣云帝君從未來過夜忘川,更不可能會和冥王交手,在應淵多番質問之下,冥王便一一道來。冥王以為此事為天界仙盡皆知的往事,殊不知,他此刻正在抖落出一個驚天機密,甚至,他還將為此付出慘重的代價!

能傷應淵仙靈的黑衣遮面人

冥王今日所言,無疑是在應淵心里拉開了疑云的序幕,這一切的背后似乎有一雙眼睛正在窺視著。應淵剛剛含淚把顏淡送出忘川,下一秒,他便遭遇了一個帶著黑斗篷的黑衣人的偷襲,眼前這來者不善的神秘人物,每一招都沖應淵的仙靈而來,他知曉應淵的命脈所在,企圖一招致命。

我原以為這黑衣人是計都星君,但轉念一想,不對!此時此刻,桓欽應該在天界謀劃,不可能冒著暴露的風險出現在這里。而此人更像是之前在魔界和爍驊長老密談「大計」的那位神秘人,此人高深莫測,一直都在和桓欽共同布棋,他此刻現身一定是意識到了他們的「大計」受到了威脅,欲滅口。果然,黑衣人是有備而來,一面和應淵過招拖延時間,一面已將證人冥王的冥丹震碎,如今已是死無對證。

轉念一想,是否此時計都星君已然冒充了帝尊?不然,黑衣人是如何知曉應淵的行蹤?可見桓欽時刻都在暗中提防著應淵,怕自己瞞天過海的大計東窗事發。

關于帝尊已被頂替的證據

(一)

我認為帝尊被計都星君變身替代的時間節點確實在仙魔大戰之后到應淵第一次下夜忘川之前。因為當應淵為救顏淡,跳下忘川的那日,他返回天界自領了殘酷的「情罰」——冰錐刺體,由「帝尊」親自行刑。這本該是假帝尊計都星君鏟除應淵的最佳時機,光明正大且理由充分,只要他使冰錐穩準狠一點,直刺應淵仙靈即可,但礙于突然出現的螢燈再三求情,無奈,「帝尊」只好作罷,氣惱的拂袖而去。 待他走后,火德元帥說了一句至關重要的話,「如此重的刑罰,換旁的神仙早已魂飛魄散……」

看來,當日計都星君確實對應淵動了殺機,想永絕后患,幸好應淵吉仙自有天相,哪怕「帝尊」后來來到應淵的床榻前關心他的傷勢,也不過是探虛實而已。

(二)

接下來,當應淵將夜忘川之事告知「帝尊」的時候,他似乎沒有太大的驚訝,只是輕描淡寫的敷衍和反問應淵,他將如何處理,應淵回答下界去探查。甚好!正和「帝尊」之意,半路將應淵截殺。

有趣的是,在仙侍仙倌們送別應淵帝君的八苦池旁,唯有錄鳴送來的紀念品最合應淵的心意,那是一顆瑤池里的蓮種,且是「帝尊」贈予應淵的,帝尊此為何意?他明知道應淵與四葉菡萏中的顏淡有舊情,此乃天界大忌,避嫌都唯恐不及,怎麼還會故意而為之,讓他種在凡間賞心悅目?

唯一合理的解釋便是最后的「留蓮」,「帝尊」馬上就要對應淵動手了,朋友、兄弟一場,他唯有讓應淵帶著他「最后的留蓮」一起消失。所以,在應淵從九重天墜落凡間的半道上,突然一道金光襲來,直中應淵胸中仙靈,頓時,他手心緊握的蓮種破碎、幻滅成點點星光,四散開去……估計應淵是兇多吉少了,或許經脈逆亂失去了仙憶、又或許永世在凡間做一個凡夫俗子。

(三)

幾千年前,計都星君對妙法閣掌事絲璇動過心思,奈何沒能成功,如今他重歸天界,換臉成了堂堂帝尊,想要什麼就如探囊取物。他除掉了應淵這個心頭大患,接著又開始打起了現今妙法閣掌事螢燈的主意來。

螢燈原是他賞給應淵的,如今緣何又收回身邊當掌事女倌?所以,計都星君還不是想打妙法閣里神器的主意。只是,他沒有料到,半路殺出個芷昔進來攪局,他的大計不得已只好暫時擱淺……

預知后事如何,我們一起期待接下來的精彩劇情吧!看計都帝尊如何玩轉三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