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請君》劇情[[高·潮]]迭起,于登登這條隱藏的感情線,你看懂了嗎

常冬冬 2022/09/19

開篇很直白地告訴大家:《請君》真的很好看,劇情[高·潮]迭起、故事線緊湊有趣,非常值得一追!

接下來,我們繼續劇評,讀一讀千年戰神炎將軍的追妻路。

從陸炎對于登登陸布陣開始,《請君》就進入了另外一個新的[高·潮]部分—— 陸炎終于開始意識到于登登的真正身份,也終于意識到自已險些釀下大禍

陣法被破之后,陸炎陷入了對自已的懷疑。他曾經因為于登登的長相而將她誤認作云羲,卻又因為簪子不認主,判定她不是云羲。但此刻云羲的靈識只要出了于登登體內就會漸漸消散,于登登的血又具備了非常人所能具備的異能。這讓炎將軍非常詫異,于登登究竟是不是云羲呢?

只是這個問題他還沒有想明白之前,炎將軍先遇到了自已的第一個麻煩——顧北西瞄上了他的于登登,還有其他人也暗暗想接近她。炎將軍的第一反應是:不管現在有沒有確認她是不是云羲,只要存在可能性,他就要保護好他的云羲不被人覬覦。

有看陸炎的追妻路之前,我們先聊一聊于登登的感情線,方便我們后續的解讀。

于登登的感情線

送藥被拒

陸炎送藥這段太真實了,知道于登登陸牙疼,悄悄現身上門送藥。結果發現顧北西剛剛被她趕出來,陸炎心里應該起碼是有點欣慰的吧?于登登并沒有因為受了情傷和別人牽扯不清。

但我們的于大當家不僅不想和顧北西牽扯不清,也不想和陸姨娘牽扯不清。拒藥,然后咚咚跑回自已房間。看似冷漠拒絕之后,于登登又按捺不住內心的動搖,努力勸自已不能心軟。

這段很真實。愛著他,卻又不得不遠離他。內心兩個小人,一個想靠近他,一個提醒自已要遠離這個對她心懷叵測的男人。

曾經那個圍著陸炎、信誓旦旦相信他不會傷害她的于登登,在被陸炎傷了的那晚徹底傷神,卻又在這一刻又軟了心腸。因為她已經從簡單貪戀陸炎美貌變成了依賴、喜歡,甚至是愛。

單純的于登登用一個詞來形容于登登,一定是單純。她很簡單,簡單到看到帥氣的陸炎就直接忘了自已山寨的貧苦,決定從劫財變成劫色。想辦法把陸炎拐進了自已的山寨,并且迅速定下了婚期。

她絲毫不掩飾自已對陸炎的喜歡,諸多事情都為他破了例,給了他特殊的待遇。

在此后陸炎一次次的保護和關心之下,于登登的感情悄悄進行了升華。她看著陸炎的眼神從第一眼的喜歡,漸漸變成了迷戀。

她會時刻把眼神投向陸炎,堅信他不會傷害她。小姑娘沒有親生母親的教導,被一幫糙漢子養成了直白、簡單的性格。并不懂喜歡和愛的區別,但是無法阻擋她內心情緒上的悄悄轉變。

所以才有了送藥這一段兩個小人互相打架的事。讀懂了于登登的心思,接下來我們來看陸炎的漫漫追妻路。

陸炎的追妻路

其實陸炎的追妻路很簡單,也很直接。缺錢給錢、缺吃給吃,有人覬覦直接打走、有人加害直接馴服。

炎將軍盡已所能地扮演著一個守護者的角色,散盡錢財、親力親為。但于登登此刻并不敢全心全意相信他,拒絕他所有的示好。

其實此刻的陸炎還不能完全確定于登登就是云羲,他沒有實證表明她們兩個是同一個人。但他的心里已經悄悄肯定,她就是云羲。所以眼神里會有溫度,會有微笑。這是獨屬于云羲的。

陸炎為于登登掃平了路上所有的障礙,唯獨只剩下的一塊巨石就是他曾經傷害過于登登的事實。

這也是于登登現在處處提防著陸炎的原因,她無法阻擋自已內心對他的喜歡,卻又不得不處處防備著他再一次的傷害。

一邊喜歡,一邊又不得不抵觸。這樣的于登登,到底發不好追,我們尚未可知。唯一能夠確定的是,陸炎這顆塵封了千年的心,又活了。

上一次他被迫帶著嫁妝成為于登登的二房,那麼這一次他就是主動想辦法帶著嫁妝想做壓寨夫人。

看著炎將軍一路披荊斬棘的確帥,但是看他在于登登面前次次吃癟又覺得很好玩。這部劇真正契合了輕喜劇風的定位,歡喜冤家的對手戲看著很過癮。

有觀眾擔心于登登會虐陸炎,其實不然。炎將軍的漫漫追妻路只會有趣、搞笑,但是不會虐。因為于登登的心里是愛著陸炎的,不只是最初被他帥氣外表所迷惑的喜歡,是愛!

所以這里大家可以放心,這一段一定是有趣的,不是虐的。

兩人一個口是心非,一個不擅表達,摩擦之下一定是搞笑的喜劇風。大家覺得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