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覆流年:一向冷血的慶王,是怎樣愛上陸安然的?劇中早已埋下伏筆

常冬冬 2022/09/10

《覆流年》中,一向冷酷無情的慶王,竟因為「陸安然」失態:他狠狠地掐著陸欣然的脖子,逼問陸安然的下落;他遲遲地抓著陸欣然的手臂,不讓她從城墻掉落。他這一切「反常」的舉動,都是為了知曉「陸安然到底在哪里」。

不得不說,這樣的慶王,真是破天荒第一次見。畢竟,他的屬下昭烈被殺的時候,他沒有失態;他的謀士蔡先生自盡的時候,他沒有動搖;如今,聽到陸安然要死的消息時,他竟然慌了神、失了態。足以看出,陸安然在慶王心中,有著「別樣」的位置。

那麼,一向冷血的慶王,到底是怎樣愛上陸安然的?原來,劇中早已埋下「伏筆」。

當陸安然和慶王(第二世)初見的時候,陸安然一語中的,說出慶王從「瀚京」而來。 此時,陸安然的「聰慧」引起了慶王的注意。

畢竟慶王是微服出京,能一眼看出他從何而來,多多少少都有點「了不起」。

隨后,陸安然的「及笄禮」上,慶王不僅看到了陸安然接手「雙魚令」,又看到了陸安然「整治」二叔的手段。

再加上,慶王為陸安然送「大瀚河系圖」時,陸安然一語點破「慶王」是大瀚二皇子的身份。

此時的慶王,被陸安然的「精明」感到詫異。所以,慶王才會說:「看來陸小姐觀察甚微啊」。

是啊,對于慶王而言,不過和陸安然有幾面之緣,但陸安然竟能識破自己的身份, 的確是個「不簡單」的女人。所以,這引起了慶王對陸安然的「好奇」。

之后,慶王便用陸安然的「二叔」做局,引陸安然上鉤。果不其然,陸安然來找慶王幫忙。也正是陸安然的親自上門, 讓慶王抓到了陸安然的「弱點」,那就是陸安然易「感情用事」。

所以,慶王才會費盡心思,要讓陸安然「陷入愛河」。他曾說過:「這女人哪,公事公辦起來,無懈可擊。若是感情用事,倒可以被我們所用」。

于是,慶王不惜在花朝節當晚,包下所有的船,也要促成他對陸安然的「英雄救美」。不僅如此,他還帶陸安然逛燈會,他還花費心思讓陸安然求得「上上簽」。

甚至,他讓陸安然「扔銅錢」祈福許愿,陸安然雖然拒絕了,但她說的那句「我只相信我自己」,戳中了慶王的心巴。因為對于慶王而言,他也不信祈福之事,他只相信「人定勝天」。

你看,倆人竟然「不謀而合」。 所以,這樣的陸安然,深深地吸引著慶王。

而且,當陸安然教小孩「折出」:既能承重,又不會沉的紙船時,讓慶王看到了她的才能。畢竟慶王,需要「造戰船」的人。所以, 這樣有能力,有智慧的陸安然,更加吸引著慶王。

之后,便是慶王用軍功換來娶陸家女的機會。蔡先生說,王妃的位置要找世家貴族的女子,給陸安然「妾位」足矣。慶王卻說:「她配得上王妃的位置」。蔡先生又問慶王:「您這是對陸小姐動心了?」

慶王沒有承認,但他也沒有否認,反而用一大堆道理說,陸安然和陸家有很高的利用價值。

起初,我以為,慶王說的這番話只是動了「利用之心」。但是,當慶王大婚那天,替嫁女「陸欣然」從背后,抱住慶王的那一刻,才發現 慶王「笑了」,他嘴角上揚,滿臉的開心。他以為這正是陸安然的擁抱,所以才會沉溺在片刻的「溫柔鄉」里。

畢竟當他發現,背后的人是陸欣然的時候,他瞬間變臉,還警告陸欣然:「本王不介意多一個英年早逝的發妻」。

你看,慶王對待陸欣然和陸安然的態度,簡直是天壤之別。 而且,陸欣然問慶王:「你為何不珍惜眼前人」,慶王說:「可惜眼前人并非心上人」。你看,慶王已經把陸安然當成了「心上人」。

在慶王心中,他既要利用陸家的勢力,又要得到陸安然這個人。此時,慶王對陸安然,已經有了占有欲。

所以,以上這些小小的「伏筆」,就成了慶王愛上陸安然的「見證」。

雖然慶王對陸安然的愛,摻雜著利用。但慶王把數不多的「溫柔」,都給了陸安然。當陸安然遇危險時,慶王趕緊為她擋走刀劍;當陸安然在大牢中,胳膊脫臼時,慶王為她接上;

當陸安然差點被窗戶砸到,慶王趕緊伸出手為她遮擋;當陸欣然活埋陸安然的時候,慶王慌了神、失了態。你看,每一個細節,都凸顯著他對陸安然的愛意。

若非要問,慶王是如何愛上「陸安然」的,那就是:從最初的「注意」,到隨后的「好奇」,到后來的「吸引」,到如今的「占有」。所以,慶王這個人設是復雜的,雖然他一心搞事業,一心折磨陸安然,但他對陸安然的「好奇」,以及對陸安然的「好感」,都在吸引著他「愛上」陸安然。

那麼,你get到慶王對陸安然的「愛意」了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