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請君》顧北西:究竟要經歷多少,才明白誰才是最適合自己的人

常冬冬 2022/10/02

男主是女主的,男二是大家的,我們總這麼說。

其實,這些年來,但凡故事牽扯到了男女情愛,這似乎已經成了一個定律。

在大部分電視劇里,尤其是虐戀劇里,男女主雙向奔赴,在女主身旁,一定有一個深情款款的男二,他們愛而不得卻深情守護,一遍又一遍地感動了我們。

不過,大部分虐戀劇,對女二卻沒有那麼友好,男二愛而不得,大多選擇了守護,但是愛而不得的女兒,卻大多都選擇黑化。

到了《請君》里,也有一個深情款款的男二,不過這部劇對女二還算善良,截至目前,我們還沒有看到女二黑化的跡象。

當然,這也有一個前提,那就是女二白十七并不喜歡男主陸炎,她深愛的人,其實就是男二顧北西。

相比有些故事亂成一鍋粥的愛情線,《請君》的情感線還是相對比較簡單的——

男主陸炎是古蜀國的將軍,女主于登登前世是靈族圣女云羲,三千年前,兩人就已經相愛了,他們一起守護天下蒼生,卻因為惡勢力作祟而雙雙殞命。

于登登也就是云曦重生之后,被于瘸子收養,順理成章地成了清泉寨的大當家,跟南風寨的寨主顧北西,也算是青梅竹馬了。

所以等到成年之后,顧北西就喜歡上了于登登,當然,這只是顧北西一廂情愿的單戀。

等到陸炎重生之后,陰差陽錯地被于登登娶回了家,也發現了于登登的真實身份。只是這樣一來,這段感情就變成了三個人的糾葛。

后來我才知道,我還是把事情想簡單了。

在顧北西還小的時候,就已經和白十七有過婚約。

只是很可惜, 從小到大,顧北西并沒有見過白十七,對于這個名義上的未婚妻,他沒有絲毫感情

不過想來也屬正常,故事背景被設置在民國時期,「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跟「自由戀愛」兩種婚戀觀同時存在,一個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女孩,一個是從未謀面的姑娘,換做任何一個人,估計都會選擇于登登。

對顧北西來說,于登登不僅是一份執念,更是一種習慣——每次于登登需要幫忙的時候,他都會準時出現。

所以,當于登登前往鶯都的時候,顧北西也跟了上去。

當然,顧北西的這場行程,并不僅僅是為了幫助于登登,他還想要去白家解除婚約,然后全力跟陸炎競爭。

雖然很為陸炎對于登登(云曦)的深情感動,但是我們不得不承認,如果沒有陸炎跟于登登的前世姻緣,顧北西真的是最適合于登登的人——

不必說這些年不變的守護,也不必說每次于登登有事,他都隨叫隨到,單單這份在感情里負責任的態度,顧北西也算是一個不錯的男人。

顧北西去找白家退婚,看起來是當了逃兵,但是冷靜地來看,這才是對兩個人最好的選擇,如果他不去解除婚約,不僅他會被婚約約束,連帶著白十七也會被困在里面。

如果就憑著一紙婚約,就把兩個素未謀面的人綁在一起,才是對彼此最大的辜負。

為了混進白家調查于癱子的行蹤,于登登他們幾人決定攔截去上香的白府女眷,然后演一出「路見不平」的戲碼。

剛開始,事情進展得還算順利,可白府的小姐卻是個厲害的人,面對賊人,她也絲毫不懼。就在這時,登登從天而降,成了白府的「救命恩人」,而大海和顧北西就成了「階下囚」。

只是他們萬萬沒想到,就在這時候,誅戎的人突然出現,變幻出一只金蝶,控制了白小姐的馬兒,馬兒突然失控發了瘋似的往前跑去。

雖然顧北西是南風寨的寨主,但是盜亦有道,他們并不是壞人,看到白十七可能遭遇危險,他全力相救,才沒有讓白十七墜崖身亡。

四目相對的剎那,顧北西也許沒什麼想法,畢竟他滿心滿眼都是于登登,但是白十七卻不是這樣,當時就對顧北西生出了別樣的情愫。

知道了顧北西的名字之后,白十七更是欣喜萬分,此前她雖然知道顧北西這個人,卻不知道顧北西如此英勇。

畢竟,在那個嫁人相當于開盲盒的年代,不是每個人女子都能很幸運地嫁給自己喜歡的人。

只是很可惜,此時的顧北西并不知道白十七就是白家大小姐,是跟自己有婚約的女子,只是僅憑「白十七」三個字,就認定她是白家的十七小姐,根本沒想到她就是自己的未婚妻。

不過,如果他知道白十七就是自己的未婚妻的話,可能他早就跑掉了也不一定。

進入鶯都城之后,顧北西和白十七的交集多了起來。

回家之后,白十七聽說顧北西和父親正在抓的劫匪很相似,馬上就出門尋找,正好遇見了警察盤查顧北西,幸好有白十七,顧北西才得以逃過一劫。

后來,白十七還專門探聽了父親的口風,得知父親依舊支持這樁婚事的時候,她馬上就忙不迭想要把這件事告訴顧北西。

那天晚上,白十七剛剛走到約定的地方,就被幾個亡命之徒給綁了,幸好顧北西及時出現,才從那些人手里救下了她。

甩開警察的追捕后,白十七向顧北西表示了感謝。顧北西告訴她,登登是自己的朋友,并拜托她幫自己照顧登登。

聽了這樣的說辭,白十七五味雜陳。

一般情況下,白十七是要嫉恨于登登的,或者更狠點的選擇黑化,從而一個勁地陷害于登登。

可是白十七沒有,見到于登登之后,她沒有嫉恨,不僅全心全意幫助了于登登,還和顧北西表露了心聲。

她說:「你可以去爭取,那我也可以啊,長長短短都是一輩子,我也想和我喜歡的人過一輩子」,這樣的白十七,完全是女二人設的天花板。

只是很可惜,愣頭愣腦的顧北西,依舊沒有看到白十七的好,還依舊癡守著于登登,想要跟陸炎「公平競爭」。

卻不知道,在于登登心里,早就裝滿了陸炎,只拿他當兄弟。

不得不說,白十七真的是個勇敢的女子。

顧北西他們離開鶯都的時候,她去送了他,還放下女兒家的羞怯擁抱了顧北西。

當天晚上,回憶著這一路走來的經歷,顧北西喝得爛醉如泥,他終于明白了一些事情,知道自己對于登登的「愛」,其實是多余的打擾,于是,他決定放手,讓登登去追尋她自己的幸福。

不過,直到這時候,顧北西的人生規劃里,依舊沒有白十七的位置。

因為此前的靈族事件,白局長被革職,就在他們回鄉的途中,遭遇了仇家的追殺,顧北西得知此事,趕緊趕往事發現場,只發現了白家一具具尸體,但唯獨不見白十七。

經過一番努力,顧北西終于找到了白十七,當時白十七已經被嚇壞了,看清眼前的人之后,她緊緊抱住顧北西,將自己這幾天的害怕和無助統統向他傾訴。

一番思慮之后,顧北西還是伸出手來抱住白十七,輕輕拍打她的背以示安慰。雖然動作有些勉強,但是在我的直覺里,此時的顧北西,可能已經開始接受白十七了。

所以,此后的劇情里,他選擇了以身為餌,就是為了讓白十七能夠逃出去。

作為追劇人,站在上帝視角,我們不得不承認,相比于登登,白十七的確是最適合顧北西的人,只希望往后的故事里,顧北西能夠清醒一些,明白這個道理,真正喜歡上白十七。

因為這樣的白十七,真的很值得。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