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歌行》看到柳梢「利用」白衣妖君,才懂洛歌為何被逼出心魔

常冬冬 2022/12/30 檢舉 我要評論

白鳳將柳梢關進了煉丹的爐鼎里。

爐內妖火燃燒,柳梢體力不支,很快就要被妖火吞噬。

生死關頭,柳梢卻把身上的望月鈴送了出去,讓望月鈴去保護洛歌。

柳梢知道洛歌有危險,洛歌遲遲沒來救柳梢,是因為洛歌也中了白鳳的圈套。

白鳳幻化成柳梢的模樣,哄騙洛歌喝下了「毒酒」,洛歌自顧不暇,卻仍然追問白鳳,柳梢究竟在哪里。

洛歌拼盡全力,救出了柳梢,洛歌沒有想到,「白衣妖君」訶那也在爐鼎里。

《月歌行》訶那愿意和柳梢同生共死,他的深情連洛歌都為之動容,訶那對柳梢死心塌地,柳梢卻狠狠利用了訶那的真心。

柳梢「欺騙」訶那

柳梢在爐鼎里,忍受著妖火的炙烤。

柳梢送走了洛歌的望月鈴,卻掏出了訶那送給她的符珠。

訶那的符珠是用無數妖元煉成的,無論柳梢身在哪里,都可以傳喚訶那。

柳梢感受到了自己的危險,于是對著符珠傾訴,虛弱地說道:

柳梢這番話,看似是臨終前對好友的思念,實際上,卻是她「自救」的一步棋。

正是柳梢的這個行為,暴露了她有多虛偽。

柳梢知道訶那一定會來,訶那或許有辦法能救她出去,可訶那是寄水族的妖君,離開水時間長了根本不行,讓訶那到妖火焚燒的爐鼎里,無疑是讓訶那送死。

柳梢如果大大方方呼救,告訴訶那自己遇到了危險,或許訶那可以做足準備,不至于空手而來。

柳梢為了自己的一線生機,拿訶那的性命去賭,訶那來了之后,柳梢還要假惺惺地對訶那說:

訶那和柳梢一同被困在爐鼎里,訶那的身體很快就因為缺水導致了龜裂。

幸好爐外的洛歌恢復了意識,洛歌在外努力打破爐鼎,訶那在內也全力配合,爐鼎終于被破開,柳梢才脫離了危險。

可柳梢出去后,沒有感謝訶那的犧牲,卻深情款款地對洛歌說:

柳梢甚至連訶那臉上的裂紋都沒有注意到,還是洛歌及時為訶那補充了水元,訶那才恢復了原本的樣貌。

可訶那還是因為妖火,導致了嚴重的內傷,以至于訶那在和別的妖族決斗的時候,遭受了慘烈的襲擊。

訶那右手抬不起來,卻假裝沒事,告訴柳梢自己需要鍛煉左手。

訶那的默默付出,是柳梢永遠還不起的情債。

訶那對柳梢有求必應,可柳梢卻沒有回報給訶那相同的真心,柳梢對訶那的利用,才最讓人寒心。

柳梢「疑心」陸離

洛歌專心修煉,一心想維護三界的和平,為了提升自己的修行,洛歌的「半顆心」到人間去歷劫。

洛歌的「半顆心」,幻化成了陸離。

陸離和柳梢相遇,兩人一同到武揚侯府修煉,陸離心無旁騖保護柳梢,可柳梢卻多次懷疑陸離。

柳梢和陸離在拔「抱月劍」的時候,雙雙進入了幻境。

兩個人都看到了前世的恩怨,再加上白鳳從中挑撥,柳梢誤以為陸離接近自己,只是為了得到「抱月劍」。

而陸離明明看到了自己會死于柳梢的劍下,卻仍然對柳梢不離不棄,為了柳梢甘愿灰飛煙滅。

直到柳梢看到陸離「噬魂咒」發作,才相信了陸離是真心的。

陸離的師父盧笙給陸離種下了噬魂咒,因為陸離和柳梢靈力相克,是沒有辦法相愛相守的,盧笙用噬魂咒限制陸離,讓陸離遠離柳梢。

陸離一旦對柳梢動心,就會引動噬魂咒,陸離生不如死,最后會徹底被噬魂咒吞噬。

噬魂咒的發作,證明了陸離對柳梢的愛有多深。

陸離和大妖獓狠決斗,卻遇到了噬魂咒發作,陸離和獓狠同歸于盡,陸離灰飛煙滅,完成了一世的歷劫。

「半顆心」回到了洛歌的體內,洛歌出關,柳梢不肯面對陸離消失的事實,拼死糾纏洛歌,導致了洛歌「破戒」,被逼出了心魔。

柳梢「連累」洛歌

洛歌沒有陸離的記憶,柳梢卻不依不饒,非要讓洛歌記起她。

柳梢真的愛洛歌嗎?

洛歌和陸離,容貌一樣,性格卻截然不同。

陸離活泛熱情,單純善良,而洛歌清冷孤傲,隱忍克制,陸離雖是洛歌的「半顆心」,卻并不是真正的洛歌。

柳梢卻僅憑洛歌的樣貌,就認準了洛歌,逼洛歌回憶陸離的愛情,讓洛歌想起了自己遭受的「情劫」,導致噬魂咒再次發作。

柳梢執著于愛情,卻連累了洛歌,洛歌一心想拯救三界,無心情愛,柳梢如果真的愛他,就該離開他,不再干擾他的修行。

柳梢對洛歌的占有欲,并不比白鳳高級多少。

洛歌被心魔困擾,只能再次去人間渡劫,柳梢卻仍然追隨洛歌,非要找到洛歌。

柳梢自以為是的「愛」,對于洛歌來說,是最危險的行為。

柳梢如果真的為洛歌著想,就該放過洛歌,不要再讓「靈力相克」的愛情悲劇重演。

柳梢糾纏洛歌,不過是因為她不甘心,不能接受洛歌忘記她的事實,她堅持要讓洛歌記得她,永遠飽受噬魂咒的折磨,可見她有多自私。

洛歌的劫難,都是柳梢帶給他的。

柳梢為了所謂的愛情,打亂了洛歌的修行,三界也因此不穩,隨時都會發生災難,仙翁甚至哭求柳梢離開洛歌,柳梢卻仍然執迷不悟。

白鳳「一念成妖」,多次傷害柳梢,柳梢一次次放過白鳳,給了白鳳作亂的機會,白鳳因執念走火入魔,柳梢同樣有著不堪的執念。

白鳳對陸離窮追不舍,兩人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白鳳喜歡陸離,陸離卻把白鳳當親姐姐。

白鳳對陸離「因愛生恨」,瘋狂地報復柳梢,白鳳想要得到陸離,無論是陸離還是洛歌,哪怕只是具行尸走肉,白鳳也要占有他。

正是由于白鳳對陸離的執念,導致白鳳墜入妖界。

無論是白鳳還是柳梢,她們都不明白,真正的愛情,不一定非要相遇相守,有時候相忘于江湖,避免互相傷害,也是另一種更偉大的愛。

千方百計想要得到一個人,有時候只是自己的占有欲在作祟,明知道自己會給對方帶來痛苦,放手才是最好的成全。

寫在最后

《月歌行》需要渡劫的,不僅僅是洛歌。

柳梢也需要磨煉,她還不懂什麼是愛,還沒有去愛一個人的能力,她身邊的人也都因為她而受傷。

愛上一個人,很簡單,難的是如何經營好這段感情,以及如何面對「愛而不得」的現實。

有段話說得很好:

最好的愛情,是互相欣賞和成就,有時候遠遠遙望,也是另一種美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