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浮圖緣》原著才知,為了立步音樓為后,皇上下了多大一盤棋

常冬冬 2023/01/04 檢舉 我要評論

「既然封你為后,少不得犧牲一個她了。對朕來說,最要緊的是皇后,旁的人再了得,也是玩過了就撂。」

噦鸞宮里,慕容高鞏沉浸在自我感動中,全然沒有發現,剛剛成為皇后的步音樓面無喜色。

皇上立步音閣為后

16歲的步音樓出身名門,父親是太子太傅步馭魯。

步馭魯的正妻姓曹,而步音樓的母親只是一個通房丫鬟。

小的時候,曹氏所生的步音閣霸道,欺負步音樓是家常便飯。有一次,步音閣看中了步音樓養的蘭花,等步音樓回家時,花已經被搬去了步音閣的房里。

一個月前,元貞帝病重,朝廷大選秀女以充朝天女。

有道是「龍馭上賓初進爵,可憐女戶盡朝天」,可消息傳來,步馭魯卻欣喜若狂。

他的三個兒子不爭氣,雖都在朝為官,卻是芝麻綠豆大的小吏。

朝廷對朝天女戶有優待,家里的男丁有可能因此加官進爵。

對曹氏來說,步音樓不是自己的骨肉,死一個庶出的女兒換嫡親的兒郎得勢,再沒有比這更劃算的事情了。

于是,曹氏和步馭魯一起,拿步音樓病重的母親威脅她,說只有步音樓替姐姐步音閣進了宮,他們才會給步母請醫生。

步母說什麼也不肯,孝順的步音樓瞞著母親進宮做了才人。

一個月后,元貞帝駕崩,按規矩,步音樓這樣的低級嬪妃都要浮圖塔殉主。

七尺白綾吊在脖頸上,就在步音樓快失去意識時,昭定司掌印肖鐸奉福王慕容高鞏之命,救了步音樓。

慕容高鞏是元貞帝的弟弟,昏庸好色,花叢中混出來的行家,但凡他看上的女人,用不著花多大心思,勾勾手指對方就投懷送抱了。

他救步音樓,非一時興起。

慕容高鞏第一次見步音樓,是協理選秀時不經意的一瞥。當時沒覺得什麼,回家后卻失魂落魄,相思漸濃。

他本打算托肖鐸把步音樓弄出宮的,恰逢元貞帝病危駕崩,倒省了慕容高鞏不少事。

帝位懸空的當口,親哥哥尸骨未寒,慕容高鞏就夜闖步音樓的噦鸞宮,打算霸王硬上弓。

本來,女孩子有異性示好,即使不喜歡也不至于太討厭。

步音樓不是死心眼,知道宮闈深重,自己此生可能再也走不出去了,再加上慕容高鞏對她有救命之恩,要是能循序漸進,權衡利弊之后她是愿意在慕容高鞏榮登大寶后充入后宮的。

可慕容高鞏在兩人還沒有感情基礎的時候,上來就動手,導致步音樓慌亂中咬了他,心生厭惡之情。

意外的是,慕容高鞏并沒有惱羞成怒,他經歷的女人多了,頭回遇見敢反抗的,原著里這樣描述他的心境:

野性難馴,狩獵起來才更有意思。

數日后,慕容高鞏殺侄奪權,做了皇上。

新皇登基,朝堂人心浮動,都盼著有個由頭攪亂子,如果這個時候本該守皇陵的步音樓貿然回宮,無疑是撞上去給人送靶子。

于是,皇上吩咐肖鐸趁陵祭帶步音樓出陵,為免節外生枝,讓她以族親的名義住進肖府,先找嬤嬤教導規矩,之后再想辦法把她的名號從先皇的「端太妃」變成現任的「端妃」。

可沒想到的是,朝夕相處間,步音樓與肖鐸互生了情愫。

肖鐸作為昭定司掌印,對內執掌內廷,對外監察百官,行的是皇權特許,掌的是御筆朱紅,可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他能走到今天,有賴元貞帝的遺孀榮安皇后的扶植——肖鐸貪權,榮安寂寞,兩人各取所需,曾經相處融洽。

元貞帝去世時,肖鐸已經權傾朝野,他不愿再被榮安皇后拿捏,為了擺脫她,站在了慕容高鞏一邊,背叛了榮安皇后。

大權旁落,一朝失勢的榮安皇后心生不忿,當她知道肖鐸與皇上愛而不得的步音樓有染時,立刻告發了他們。

步音樓被皇上八百里加急手諭召回了宮。當晚,皇上大張旗鼓地留宿噦鸞宮,卻不知侍寢的是趁他大醉偷溜進房的侍女彤云。

皇上晉步音樓的位分,說到底是收繼婚,不像選秀入宮的妃嬪們那麼說得響嘴。

太后不愿見步音樓,免了她的晨昏定省,皇后張氏勸皇上暫緩讓步音樓移宮,皇上我行我素,言官的諫言一概駁回,力排眾議冊封了步音樓。

明知里頭淵源,皇上不僅不發作,還對步音樓恩寵有加,這是因為他昏聵無能,驕奢淫逸的日子過久了,等偌大的祖宗基業到手,再讓他吃喝玩樂之余定國安邦,已經不現實。

繼位后,皇上試過重新培養勢力,針對肖鐸的東廠又設置了西廠,還一度罷免了肖鐸。

結果西廠不長進,被東廠壓得抬不起頭來,逼得皇上不得不妥協,命人把票擬送到肖鐸府上,算是開了大鄴私宅理政的先河。

皇上沒有治理的手段,馭人卻有一套,他把主意打到了步音樓的身上。

他封步音樓為妃,將她困在玉闕瓊樓里,像個誘餌一樣,肖鐸看得見卻帶不走,只能勤勤懇懇辦事,以此保全步音樓。

事業有了保障,至于「愛情」,南苑王及時送來了「宛宛類卿」的步音閣。

當初,步音樓前腳入宮,步音閣后腳就被許給了風頭正健的南苑王宇文良時為妾。

十三歲那年,宇文良時隨父親進京朝見,曾與長公主慕容婉婉有過一面之緣。

宮里設宴,頭回進紫禁城的宇文良時好奇,東逛逛西逛逛就跑出了右翼門,被錦衣衛拿了個正著。

藩王世子在禁宮亂竄,若是回稟上去,不知會被編排出什麼樣的故事來。宇文良時正急得沒法兒,慕容婉婉賣了個人情,讓錦衣衛放了他,為此事,宇文良時心里一直記掛著慕容婉婉。

可是,大鄴帝姬下嫁藩王的少之又少,就說宇文氏,以往通婚的不過是些郡主縣主,正頭公主一個沒進過門,就算請求賜婚,事情也未必能成。

步音閣的出現,讓宇文良時想到了辦法。

他一邊讓步音閣假意化干戈,哭求步音樓同意她遞牌子進宮走動,一邊苦心謀劃,安排好色的皇上與步音閣相遇。

果然,皇上自打第一眼見步音閣,就迷上了她。

之后,宇文良時特意把步音閣留在了京城,自己則心照不宣地回了封地。

皇上遷到西苑煉丹,步音閣也悄悄跟了去,兩人偷雞摸狗不知多少回。步音閣除了偶爾替宇文良時送小禮物討慕容婉婉歡心外,一門心思撲在了攀高枝上。

張皇后見皇上一心向道、不理朝政,勸諫幾次無果后,便把皇上的一切荒唐舉動都歸咎到了隨王伴駕的步音閣身上,心里對她愈發恨起來。

數月后,步音閣懷上龍種,見了張皇后,禮也不見,斂了裙角兜天一個白眼,轉身就要走。

張皇后氣急,吩咐手下人給了步音閣兩耳光,正要傳笞杖,被步音閣婢女喊破她有孕的事實,這才作罷。

其實,張皇后還是不夠狠辣。大不敬的是步音閣,就算真打死了,她名義上只是南苑王的妾,誰敢不要命地說皇后害死的是皇嗣?

張皇后手下留情,步音閣卻挑唆皇上廢后。

皇上被步音閣哭鬧得腦子發僵,沒和朝臣商議就把張氏貶入了冷宮。十年夫妻恩情到頭來,竟抵不過半晌貪歡。

可最后,獲封皇后的卻是步音樓。

皇上下了多大一盤棋

步音閣白白挨了兩巴掌,沒想到卻是為他人作了嫁衣裳。

皇上一開始就是要立步音樓為后,以此讓肖鐸安心賣命。

他之所以寵幸步音閣,一是想看看宇文良時打的是什麼主意,二是將計就計,利用步音閣廢掉張氏,待太后明確表示反對步音閣為后,說皇后只能在嬪妃中擇選時,皇上立刻口諭,宣布步音樓繼位中宮,從此出同車入同座。

步音樓跪地不起,執意不從,皇上親自上前挽起她,一手扣住她的手腕,臉上笑著,眼里卻是風雷畢現:「朕這里不興三封三辭那一套。自古君王一言九鼎,皇后自謙朕知道,但是自謙過了頭就不好了。」

肖鐸見狀,探手要去摸腰間軟劍,被干兒子曹春盎拽住了。弒君容易,全身而退卻太難,皇上既然敢這麼安排,事先必定做了萬全的準備,誰敢妄動,下場就是被御林軍剁成肉泥。

就這樣,步音樓母儀天下,步音閣則被嫁給了一個六品小吏。她的肚子已經顯懷,再拖下去,傳出去不好聽,作為補償,皇上把自己的妹妹慕容婉婉下嫁給了宇文良時。

寫在最后

對步音樓,皇上動過心,也愛著她。

當榮安皇后揭發步音樓與肖鐸私情時,皇上簡直不敢相信。

他不甘心自己輸給了一個太監,但又離不開肖鐸的幫扶,于是下了一盤大棋,趁宇文良時求娶慕容婉婉,將計就計,獨寵步音閣,待她成為眾矢之的后,轉而把步音樓扶上了后位。

肖鐸是一柄利刃,有他在,江山穩,可這把刀有他自己的意愿,如果倒戈一擊,榮安皇后的下場就擺在那兒。

而只要步音樓一朝是皇后,肖鐸就算不為皇上,也會肝腦涂地,這是皇上對步音樓和肖鐸最狠的算計。

可嘆肖鐸,為擺脫榮安皇后,元貞帝駕崩時助慕容高鞏一臂之力登上了帝位,本以為高枕無憂了,沒想到卻把自己陷入了步步掣肘的境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