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圖緣》原著大結局:步音樓「背叛」肖鐸,步音閣下場凄慘

常冬冬 2022/12/29 檢舉 我要評論

承乾宮里,邵貴妃光明正大地令肖鐸難堪,小人得志地看著肖鐸的臉色從一團和氣變得陰郁。

再有半個時辰,邵貴妃的兒子榮王就將登基加冕,她有資本如此狂傲。

步音樓「背叛」肖鐸

邵貴妃得意之色還未褪盡,司禮監掌印肖鐸突然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

咔嚓一聲,就像折斷一支蘆葦,邵貴妃的刀子嘴永遠閉上了。

榮安皇后開心地聽著肖鐸向她稟報,說昔日的情敵邵貴妃不忍先帝孤身上路,乘人不備懸梁自盡了。

邵貴妃一死,按祖制,還不到六歲的榮王將尊榮安皇后為太后,恭請她垂簾聽政。

可很快,榮安皇后的太后夢就碎了——榮王死了。肖鐸當眾指責她把榮王留在自己宮中卻未盡看護之責,以致年幼的榮王在亥時哭祭后獨自去了承乾宮,被詐尸的邵貴妃掐死了。

當然,這是肖鐸的一面之詞,但這事查不出端倪,就算有點苗頭也早就給掐滅了。

自此,榮安皇后才知自己被肖鐸背叛了。

她望向肖鐸,眼前這個以前隨便一個眼風就圍著她打轉的人,還是一樣的俊秀面貌、一樣的風神朗朗,然后表情默然,再不是一見她就眉眼含笑的模樣了。

榮王一死,福王慕容高鞏繼位。他登基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指使肖鐸救下步音樓。

一個月前,步音樓選秀女進宮,她們一批人經過四五輪篩選,最后留下了五十人。

那天,榮安皇后領著幾位嬪妃來瞧人,步音樓隨眾從聽差房里列隊出來,不小心掛在胡蝶扣上的手絹掉了,又不好去撿,眼看著手絹被風吹遠,后來就不見了。

當時,慕容高鞏協理選秀事宜,正巧從花園那頭過來,眼看著步音樓帕子掉后又被風兜兜轉轉地帶到了他的面前。

慕容高鞏對步音樓一見鐘情,在帕上題了自己的小字「幼梧」,叫惜薪司的黃門給步音樓送去。

也許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步音樓并沒有看到題字,帕子送回來就叫人洗了。

秀女選拔結束,步音樓得了個才人的名號。可她還沒來得及咂出做娘娘的味道來,先帝病危,依規矩,她得隨未曾謀面的皇帝一道去死。

其他宮妃都去找出路了,只有步音樓人面不廣,又不愿淪落到叫太監挑挑揀揀做對食,除了等死沒別的辦法。

哪知上路那日,本該在中正殿吊死的步音樓,被肖鐸命人提早放下,剛擬定了「貞順端妃」的封號,典簿宣讀沒多久,步音樓就醒了,守孝期間被慕容高鞏暫時安排在了肖鐸的提督府里居住。

慕容高鞏繼位后,撤了原先統領御前伺候的司禮監的人,換上的都是他欽點的內官,有宮里調撥的,也有當初福王府里的老人。

肖鐸知道,司禮監的權掌得過大,慕容高鞏對他起了忌憚之心,于是以退為進,主動請纓去江南與外邦談絲綢交易。

步音樓知后,向慕容高鞏求了個恩典,說想回江浙探親。

于是,兩人同路,朝夕相處間,互生愛慕情愫。這件事被榮安皇后告發給了慕容高鞏。

原來,榮安皇后在肖鐸身邊安插了一個叫小雙的婢女,從步音樓進府開始就監視他們的一舉一動。

無關緊要的低等奴仆,混跡在雜役里根本不會引人注意,以至于當步音樓裝病想要拖延回宮時間時,慕容高鞏八百里加急手諭,指示「縱沉疴,亦須還。」

慕容高鞏的反常讓肖鐸意識到他與步音樓的事沒能瞞過紫禁城。他與步音樓商量,讓步音樓表面上隨西廠的人回京,船行至老君堂渡口時想辦法找借口讓船靠岸,到時候自己再派精銳喬裝了來劫人。

如此一來,人是在西廠手上丟的,即使慕容高鞏懷疑也沒辦法,既打擊了對手叫西廠吃了暗虧,步音樓也不用進宮,之后肖鐸只需再熬個兩年,把金銀細軟和逃離路線細細謀劃好后,兩人就能雙宿雙飛了。

約定那日,肖鐸沒日沒夜趕了幾千里去接步音樓,看到的卻是寶船翩然而過。

看著自己因為喬裝而被涂黑的臉,肖鐸心里突然有種被步音樓背叛的憤怒,他覺得自己被愚弄了。原著里這樣描寫肖鐸的心情:

其實,肖鐸誤會步音樓了。

臨行前,南苑王宇文良時見了步音樓,和她說起肖鐸的處境。

原來,宇文良時通過肖鐸弟弟的女人月白姑娘知道了他的身份——真正的肖鐸六年前就被宮里太監毆打致死了,現在的肖鐸是他的雙胞胎哥哥肖丞。

宇文良時覬覦皇位,要想謀反少不得肖鐸助力。他威脅步音樓,說如果她敢私奔,就去皇帝面前告發肖鐸,轉而扶植西廠督主于尊。

肖鐸是假太監,身子藏不住,步音樓想了很久,權衡再三,認為自己最壞不過進宮,而肖鐸稍有閃失就得喪命,孰輕孰重,不辯自明。

步音閣下場凄慘

論理,宇文良時算得上步音樓的半個姐夫。

一個月前,步音樓被步家送進宮,頂替嫡女步音閣成了殉葬者名單上的一員,而步音閣則嫁入了南苑王府。

接親那日,肖鐸一口一個「大姑娘」稱呼步音閣,讓南苑來的喜娘和主事面面相覷——宇文家明明三書六聘的是步家二姑娘,大姑娘不是進宮封了才人嗎?

好好的正頭嫡女上王府做侍妾,消息傳來,宇文良時依然納了步音閣為妾,不僅不計較她原本應該進宮的身份,還不忌諱朝廷追究,因為他早就謀劃好了,要把步音閣送給皇帝。

宇文良時坐守江南,眉目俊朗、有權有勢,又是自己的男人,步音閣心動了。

因為愛,宇文良時的要求她都無條件答應。

作為棋子,步音閣的使命就是在隨宇文良時進京時勾引皇帝。

雖然步音閣名義上是南苑王的寵妾,與皇帝私會只能藏著掖著,但她所受的帝幸卻無人能及。

慕容高鞏的溫柔體貼讓步音閣沉醉其中,再加上她生命中的兩個男人,一個是藩王,一個卻是一國之君,高下立現,步音閣的愛轉移到了皇帝身上。

懷孕后,步音閣挑唆皇帝廢后改立自己,慕容高鞏將計就計,陪她演了一出戲。

上元家宴,太后堅決不同意步音閣當皇后,發話:「(皇帝)倘或一意孤行我也不攔你,只是別再叫哀家母后,讓我搬出慈寧宮,上泰陵里守陵去吧。」

中宮之位不能久懸,太后只得同意慕容高鞏在嬪妃中另擇佳人。原著里這樣描述慕容高鞏封后的過程:

皇帝明知步音樓與肖鐸有情還冊她為后,是因為步音樓一從江南回宮,他就立刻翻了步音樓的牌子。

噦鸞宮里,步音樓溫言軟語,把慕容高鞏灌得爛醉。

侍女彤云為了保住步音樓,逼不得已假扮她侍了寢。

慕容高鞏不是個稱職的皇帝,喜歡聽山呼萬歲卻沒能力承擔朝政上的重壓。

于是,他拿步音閣當槍使,冊封步音樓為皇后,然后心安理得地讓精明能干的肖鐸替他賣命。

因為江山不再只系于慕容高鞏一身,也與步音樓休戚相關了。圣主明君靠勵精圖治,慕容高鞏則劍走偏鋒,歡天喜地變成了個操縱皮影的藝人,甚至不惜賠進自己的親妹妹。

步音閣留在京中,日子長了,肚子便顯了懷,可宇文良時常駐封地,明眼人掐指一算時間就知道這孩子來路不對。

慕容高鞏自己弄大了臣子愛妾的肚子,為了平息事端就拿自己的親妹妹頂缸,把長公主慕容婉婉下嫁給了宇文良時。

至于步音閣,本就是皇帝的棋子,沒了利用價值,留著反而叫人說嘴,于是慕容高鞏隨手給她指了個南苑的六品小吏改嫁。

而步音閣肚子里的孩子,雖名不正言不順,但好歹是天家血脈,慕容高鞏決定,等孩子落了地,若是男孩,就送到步音樓宮里撫養,她是皇后又是孩子的姨母,慕容高鞏不擔心。

同樣是懷孕,步音閣嫁給了微末之人,彤云卻意外成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肖鐸的妻子。

榮安皇后不甘寂寞,在小雙被肖鐸處以極刑后又和太醫陳慶余有了私情。

一日,彤云生病,陳慶余接手,診出了喜脈。

一個皇帝,留宿一宿,懷孕的卻是婢女。就算肖鐸可以指使其他御醫在脈相上敷衍,可榮安皇后竭力主張驗彤云的身,這卻是做不得偽的。

肖鐸要不站出來,死得可不只彤云一人。

事后,肖鐸徹查宮里門禁記檔,發現榮安皇后和陳慶余夜里下了鑰還走動頻繁。證據確鑿,榮安皇后跳井自盡。

太后的懿旨下得很快,第二日傍晚就到了,彤云成了肖鐸的對食。

大婚之日,肖鐸的干兒子曹春盎假扮彤云,完成了儀式。

肖鐸原先打算處置彤云,但步音樓好話說盡求肖鐸饒彤云一命,再加上這樁婚事是太后賜婚,彤云要是說沒就沒了,萬一問起來肖鐸也不好交代。

于是,彤云過門一個月后,肖鐸命人送她上莊子里待產,九個月后,彤云生下一個八斤重的男孩。

肖鐸把孩子送了人,終生沒有告訴彤云孩子的下落。

步音樓為逃脫宮禁,裝瘋賣傻,忤逆太后,被廢后搬進了角樓。

三日后,肖鐸殺了兩個與步音樓和侍女寶珠身量相似的女犯,李代桃僵,一把火燒了角樓。

當晚,放不下慕容高鞏的彤云連夜進宮,刻意獻媚,拖住了好色的慕容高鞏。等他聞訊趕到一片廢墟的角樓時,「步音樓」已經被燒得辨認不清面目了。

寫在最后

步音樓出了宮,先被肖鐸的人帶去安全的地方待了幾天,等朝廷往琉球派兵,肖鐸監軍,步音樓便喬裝成小廝上船,與肖鐸一道出大鄴,再也不回來了。

那一天,天氣不好沒有明月,卻見遠近簇簇燈火闌珊——燈火闌珊處有佳人,佳人戴盔帽,著胄甲,落拓不羈,和她愛的情郎并肩而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