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原著:看了袁慎的原生家庭,才知道程少商為何不愛他

常冬冬 2022/07/21 檢舉 我要評論

「你以為形同陌路就是癡男怨女的最壞歸宿嗎?錯,女公子是未曾見過反目成仇、不死不休的怨偶。這世上傷你最深之人,恰恰就是你以為可以相許終生的良人。」

袁慎毛遂自薦,做了程家的夫子。課堂上,他以「金屋藏嬌」的故事為引,給程少商講了自己的愛情觀。

而袁慎之所以棄孔孟之道,改講夫妻故事,是想勸程少商放棄和樓垚的婚約。

程少商退婚

樓垚是樓家二房次子,從小被教導要循規蹈矩,為人溫和善良,被人欺負了,半天也憋不出一句狠話來。

樓垚自幼愛武,可樓氏全家都是文士,既不支持他習武,也沒什麼人脈讓他去結交當世豪杰,唯有未來的岳丈何將軍,只要有空就教樓垚習武射箭。

何將軍的女兒何昭君,狂妄蠻橫,惡名在外,是與樓垚完全不一樣的人。

元宵燈會上,何昭君被肖世子蠱惑,沒幾天就和樓垚退了婚,轉而隨肖世子前往封地成親。

樓垚重獲自由后,開始一心一意地追求程少商。

樓垚告訴程少商自己想外放為官,他會心懷子民,無論亂世盛年,護一城安穩,建太平之地。

樓垚的愿望樸實而真摯,打動了程少商,她同意了樓垚的求婚。

程少商自幼被父母丟在家中,交由叔母葛氏照料。

葛氏心中嫉恨程少商的母親蕭元漪,就把怒火都遷延到了年幼的程少商身上。

15年的時間里,葛氏百般虐待程少商,為了讓程少商俯首聽命,滴水成冰的節氣里,葛氏把程少商丟在鄉下莊子里,不管不問,任她自生自滅,美其名曰「磨磨性子」。

體罰是一部分,葛氏從不教程少商習文識字,旁人問起,葛氏就打哈哈:「女娘嘛,日后記得郎婿的名字即可,學這麼多也是無用。」

15年后,受盡折磨的程少商終于盼得父母衣錦還鄉,卻失望地發現,母親蕭元漪與葛氏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樓垚的出現,讓程少商看到了希望。樓垚性子軟,因為傾慕程少商敢作敢為,事事都聽程少商的。

是以,哪怕樓垚是袁慎口中「無知無能又不夠聰慧」之輩,程少商還是堅持要嫁他。因為在程少商心里,與樓垚的婚姻是她絕望人生中的救命稻草,只有盡快完婚,她才能逃離父母的掌控,去外面見識更廣闊的天地。

誰承想,當初主動甩了樓垚的何昭君,卻成了這樁親事中最大的變數。

16年前,皇上派義弟霍翀守孤城,肖世子的父親雍王得利忘義,將守城用的軍械全部換成劣質品,敵軍攻入,霍家幾被滅族。

16年后,凌不疑查出真相,雍王父子知大事不妙,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決定起事。

肖世子和何昭君婚宴當天,雍王父子用何家全族老少的性命逼何將軍加入他們,共同對抗朝廷。

何將軍拼死反抗,臨終前留下遺命,讓何昭君嫁給樓垚。

消息傳回朝中,群臣紛議,唯有樓太傅不發一言。

何昭君嫁妝豐厚,再加上何將軍死后,何家的部曲、莊園、屋堡都交由何昭君暫管,財帛權勢面前,樓家大房自然心動。

但樓太傅為人奸滑,他不輕易開口,是因為要在心里權衡,悔婚程家,究竟是收到的好處多,還是受到的非議多。

樓太傅態度不明,他的太太樓大夫人卻坐不住了,她推文請蕭元漪和程少商「過府一敘」,軟硬兼施,想要程家主動退婚。

凌不疑追妻

人人都在跟程少商講大義、說周全,程少商不愿退婚,何昭君就帶她去廷尉府看肖世子伏法。

面對曾經相許終生的「良人」,何昭君歷數肖世子的罪行,手起刀落時,程少商本能地回頭躲避,一頭撞進了凌不疑的懷中。

凌不疑氣烈仁善,當初程少商和叔母桑舜華在趕赴驊縣的路上遭賊匪襲擾,幸得凌不疑仗義相救,才避免了落入賊手的命運。

廷尉府外,凌不疑告訴程少商,正因為何將軍至死不降,殊死反抗,雍王封地的老百姓們才沒有被戰火波及。

程少商感念何將軍忠義,最終退了婚。當天下午,凌不疑就拉著她進宮,請皇上賜婚。

程少商和凌不疑定親之初,對婚事并不滿意。

樓垚心性單純,程少商和他相處,日子怎麼過掌握在自己手里。

而凌不疑則不然,他小小年紀就獨當一面,不論求學讀書還是上陣行軍都有自己的主張,不但不會像樓垚那樣事事依從程少商,還反過來要求程少商聽他的話。

但皇上對凌不疑視如己出,程少商和凌不疑的婚事,程家沒有任何置喙的余地,袁慎于是找到凌不疑,說程少商從不屑男女情愛,只會算計,讓凌不疑成婚之前考慮清楚。

袁慎的原生家庭

袁慎其實早就心悅程少商。元宵燈會上,他把繡球拋給了程少商,更是在之后,主動幫老師皇甫儀前往程家送信。

皇甫儀曾與桑舜華有過一段婚約,那時皇甫儀名聲斐然,處處受人吹捧,桑舜華則相貌平平,只知埋首書卷。

皇甫儀前程似錦,對桑舜華頗有微詞。一日,皇甫家突逢變故,全族兒郎盡被誅滅,除了在外游學的皇甫儀,皇甫家只剩下手無縛雞之力的一屋婦孺。

7年的時間里,桑舜華堅持不退婚,不顧親族責備,殫精竭慮地為皇甫儀家的孤兒寡婦遮風擋雨,護一族周全。

皇甫儀雖感佩桑舜華的大義,寫信回去表示要和桑舜華舉行婚禮,卻延誤了時辰,撂桑舜華一人出丑。

皇甫儀太自負了,他以為桑舜華愛自己至深,等氣消了,定會回心轉意。誰知等來等去,等到的卻是桑舜華嫁給程少商叔父的音信。

如果說皇甫儀和桑舜華的事,只是讓袁慎感嘆愛情多變,那麼原生家庭的不幸,則讓袁慎徹底對愛情失望。

袁氏是膠東望族,袁慎的父親袁沛為封疆大吏,母親梁氏是名門貴女,袁慎本人更是于18歲時,因代師辯經而名聲斐然。

可惜,袁家看著富貴著錦,袁慎的父母卻是不和久已。

梁氏初嫁之人并非袁沛,而是袁沛的堂兄袁羽。

梁氏與袁羽自幼青梅竹馬,互相愛慕,待年歲到了便在親長的主持下成了婚。

袁羽的父親有一個畢生至交,他的兒子在外資助義士反對戾帝,事情被舉發后,戾帝大肆捕殺袁氏一族。

袁羽得親友傳訊,安置好梁氏后,領著府兵回原籍救人,卻再也沒有回來。

袁羽死后,梁氏欲隨先夫而去,梁父苦苦哀求,梁氏為保梁家和袁家的聯盟,又改嫁給了袁沛。

婚后,梁氏生下袁慎還未出月子,袁沛的舊情人第五合儀拿著劍闖入內寢,抓著襁褓中的孩子逼袁沛跟她走。

事情鬧大了,驚動了袁沛的父親,他先是哄騙第五合儀放下袁慎,然后喝令埋伏好的弓弩手數箭齊發,射殺了第五合儀。

袁沛悲痛欲絕,誰知當晚又接到了父親的噩耗,袁父自盡前留下遺言「為父給你的心上人抵命,你給我好好護著袁家。」

此后,袁家再沒生出過任何風浪,只是袁沛長年在外牧守,幾乎不歸家,梁氏也把自己關了起來,不出門,不交際,對家事和兒子不聞不問,若非怕失禮,連御賜的宴席都不想去。

袁慎雖父母安在,卻和程少商一樣,應該獲得的父母關愛不曾獲得,有了難處只能靠自己想辦法,被環境磋磨成了一副精明警惕,內心雖極度渴望關愛卻又不知道如何表達愛的性子。

程少商不愛袁慎

程少商與凌不疑訂婚后,日久生情,就在程少商決定要全心全意和凌不疑過日子時,凌不疑卻因報仇舍下了程少商。

程少商和凌不疑退婚后,袁慎也與本要求娶的蔡氏退了親。

5年的時間里,袁慎一直陪在程少商身邊,伴她度過情傷。

5年后,袁慎向程少商求婚,原著里,袁慎對程少商說道:

「你我都清楚彼此性情,誰也不用裝模作樣,有時吵吵鬧鬧也不乏趣意。少商,說實在的,我們是同一種人,你見過豹子與麋鹿一道棲息的麼?只有同一種人,在一處才過得長久。」

程少商聽袁慎說得有理,出于理智,答應了求婚,但她并不愛袁慎,也知道在袁慎心中,自己永遠不會是第一位。

就如皇甫儀曾嫌棄桑舜華相貌平平一樣,袁慎因為沒有戀愛經驗,從第一次遇到程少商起,為了吸引程少商的注意力,總是一臉嫌棄地挑程少商的毛病。

當明白自己對程少商的心意后,袁慎又擺脫不了原生家庭的影響,在他內心深處始終覺得,愛情是世家大族最沒用的東西,與其娶程少商這麼一個古靈精怪的女子,袁氏一族更需要的是一個妥帖安穩的主婦。

是以,哪怕程少商前后分別和樓垚、凌不疑定親,袁慎都不疾不徐,一直沒有表白過自己的愛意,他想等,等自己把程少商馴服成了他理想中的妻子形象,再求婚。

程少商一生渴求的是一個聽話、單純的伴侶,想要的是在山間吹笛,與丈夫歌聲相和,自由自在的生活。

而袁慎因為自幼看透了父母和恩師的愛情悲劇,腹黑、狡詐不亞于程少商,獨自長大的他志在朝堂,冷心冷情慣了,注定不會棄家族而走江湖。

袁慎既不像樓垚一樣,乖順聽話好拿捏,又辦不到如凌不疑一樣,為愛舍棄一切,所以程少商一直視袁慎如狐貍,初時怕他,偶爾引為知己,但唯獨沒有愛過他。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