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飛狐》定檔,路陽團隊拍攝,呂良偉回歸,能否再現金庸風采

哒哒哒 2022/07/13 檢舉 我要評論

電影《雪山飛狐之塞北寶藏》正式官宣,7月15日起優酷、愛奇藝和騰訊視訊全網上線,正式開啟網絡上映模式。這部電影根據金庸老先生原著小說改編而來,邀請了呂良偉、淳于珊珊、陳紫函等多位演員主演,由青年演員趙華為和陳雨鍶分別擔任男女主角。該片是路陽團隊拍攝,喬磊編劇并且執導。

根據該片已經官宣的故事內容來看,它并未完全遵從金庸老先生的原著小說,而是經過了編劇一定量的概念。不妨先來看,這部電影的故事梗概:

電影《雪山飛狐之塞北寶藏》發布的定檔預告信息量十足。故事設定在講述了(疑似官宣團隊筆誤,為尊重官宣內容,這里不做修改,編者按),十年前,八惡人為搶奪闖王留下的神秘寶藏,設計引出大俠苗人鳳與胡一刀決戰。胡苗二人慘死,然而藏寶圖卻不知去向。十年后,藏寶圖重現江湖,眾惡人再度聚首爭奪寶藏,一同向流傳著「雪山飛狐專殺惡人」的飛狐山出發。素雪冷刀,殺機四伏,究竟寶藏落入誰手?雪山飛狐又是誰?不免引人猜測。

目前,這部電影已經放出一款定檔預告片。預告片內容當中,八大惡人重聚,雪山飛狐出沒,打斗不斷,應該是一部以武打為主的電影作品。畫面拍攝方面,又有一股濃郁的《繡春刀》風雪氣息。畢竟,該片是路陽團隊拍攝,有《繡春刀》氣息,也是必然。

當然,從演員服化道來看,這部《雪山飛狐》應該是走了年輕人們喜歡的玄幻風路線。而拍攝場景當中,也是升級版的武打特效風格。這種風格,和傳統武俠似乎有很大不同。早年的金庸武俠片、武俠劇,礙于成本限制,無法在特效上做足文章。而這部《雪山飛狐之塞北寶藏》,則不然,拍攝、特效都是升級加碼的。

打斗視覺上的升級,可能會是一把雙刃劍。最好的金庸武俠劇、武俠片,到底是什麼年代的呢?其實,縱覽過去幾十年,大家喜歡的金庸武俠劇和武俠片,大多是產自上世紀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的香港。而新千年以來,雖然制作成本升級,拍攝經費敞開了花,但出來的效果,卻遠遠不如曾經了。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因為金庸的武俠劇和武俠片,講的是味道,不是打斗多麼精湛,特效多麼升級,畫面多麼像經費特別充足可以使勁花。金庸武俠小說有著自己身處香港、雅望中原的獨特氣質。金庸武俠小說刊載的年代當中,香港和大陸雖然近在咫尺,卻有天涯一般的距離。這個時候,香港讀者甚至于金庸本人,都是通過武俠小說的方式,對中原文化的一種「雅望」。讀金庸武俠,其實是對中原文化的一種情緒共振。

在金庸武俠的世界當中,讀者們能夠看到中國古代文化的魅力感,尤其是俠之大者的魅力。這種俠之大者,首先是武俠的,是打的,是暴力美學的,但更為重要的,則是中原的,是儒家的,是士大夫和知識分子的。在金庸的武俠當中,是對中國傳統儒家真正精神的暢想。「真正」二字,尤為重要。

而我們這些年當中,之所以重拍金鷹武俠總是失敗,究其原因,就是缺少了這種「中原雅望」。香港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的影視工作者們,拍攝金庸武俠,是可以感同身受的,是充滿著對于中原文化的雅望態度的。而我們當下,看似身處中原文化當中,從小受儒家文化熏陶,實則已經離家國天下的大情懷相去甚遠了。

沒有最干凈純粹的靈魂,寫不出金庸武俠的改編劇本。要創作好金庸武俠的影視劇,需要創作者自己不僅有文化高度,而且有一種家國天下的大情懷,甚至于可以說要有賈寶玉一般的赤子童心氣質。咱們最近這些年的金庸劇,改編出來之后,都是世故氣,太臟了,所以不好看。

金庸武俠,就是中國童話,需要最干凈的靈魂才能演繹。任何編劇、導演和演員的世故圓滑氣進入,都會污染了這潭湖水。1985年,杜琪峰擔任編劇,王天林執導的電視劇《雪山飛狐》開播。在該劇當中,還是青年的呂良偉擔任男主角。時隔多年之后,呂良偉再次出現在電影版的《雪山飛狐》當中,不知他能否把當年的氣質,帶到如今的電影當中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