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深深雨濛濛》——原來依萍才是整個劇中最清醒三觀最正的人

《情深深雨濛濛》——原來依萍才是整個劇中最清醒三觀最正的人
2021/08/10
2021/08/10
 

@追剧迷等更日子太难熬?组团追更欢乐多!海量热剧看花眼,来和维尼一起追剧吧~

 

提起瓊瑤劇不知道大家會想到什麼呢?是浪漫還是狗血?瓊瑤的很多電視劇的臺詞都被大家拔出來津津樂道,但重看《情深深雨濛濛》這部劇發現,其實劇中的依萍才是整部劇中最清透的人。

依萍一出場就是一副落魄潦倒的樣子,風雨交加的夜晚,打著一把破傘去父親家拿生活費。

看著渾身濕透,腳趾從破鞋裡露出來,濕頭髮貼在臉上,狼狽不堪的女兒,父親沒有心疼和憐惜,像打發叫花子一樣拿出準備好的二十塊錢給依萍。

父親豪宅裡的新地毯,妹妹如萍手上的新鐲子,小弟爾傑的新玩具,哪一樣都不止二十塊錢。

依萍說出了自己面臨的困難,二十塊錢根本無法解決,父親在小老婆言語的挑唆下,跟依萍起了衝突,用馬鞭狠狠地抽在19歲的女兒身上。

那頓鞭子徹底打斷了依萍與父親的感情,此後她再也不要父親的錢,輟學打工養家,瞞著母親去「大上海」歌舞廳當了一名歌女。

依萍的母親是陸家的八姨太,她本應該在陸家豪宅裡過著錦衣玉食的豪門小姐生活,因為母親的懦弱無能,被父親的九姨太陷害趕了出來,過著窮困潦倒的清苦日子。

她從小目睹了父親的無情,母親的無能,雪姨的心機和狠辣,這樣的生活環境形成了她要強、倔強的性格。

有人說依萍性格偏激,心裡充滿仇恨,一身戾氣,對任何人都懷著警惕,像一個刺蝟,讓人無法靠近,不該把對父親的怨恨發洩在妹妹如萍和哥哥爾豪身上。

這樣說依萍的人,一定沒有受過窮沒有吃過苦,沒有經歷過最親的人的拋棄。

同樣是陸家的孩子,爾豪和如萍的生活跟依萍母女的生活是天壤之別,他們可以上大學,可以隨心所欲地買自己喜歡的東西,而依萍連吃飯都成問題,這種情況,有幾個人能做到淡然處之?

所以當如萍把自己的零花錢和穿了一次的鞋送給依萍,她斷然拒絕了,把怒火發在了如萍身上,雖然如萍是無辜的,但依萍的怒火是正常的心理。

爾豪得知依萍當了歌女,為了維護陸家名聲大鬧歌舞廳,依萍照樣對這個道貌岸然的哥哥發了一通怒火,表示自己跟陸家斷絕了關係,陸家人無權干涉她的生活。

爾豪阻止不了依萍當歌女,搬出父親,面對父親的震怒,依萍仍然沒有妥協。

父親只要她服軟,對陸家人包括雪姨忍讓,不再當歌女,自己會加倍給她母女生活費。

要依萍對路陸家人尤其是雪姨忍讓,那是不可能的,十幾年來苦寒的生活,在父親和雪姨那裡受到的傷害在她看來是一種屈辱,她寧可繼續受苦,也不要向他們搖尾乞憐,接受嗟來之食。

懦弱的母親不斷地勸說依萍放棄跟父親雪姨對抗,依萍倔強的性格與母親完全相反,沒有因為外界的阻力而放棄做自己。

在父親又一次對她發火時,依萍對父親義正言辭地說:過度的忍讓就是懦弱,中國人如果不忍讓,我們的家鄉東北也不會丟失。我不會忍讓的,在我的字典裡就沒有「讓」這個字

這一番豪放的話說出了男子的氣概,讓人對這個身處逆境的女孩肅然起敬。

在那個年代和環境下,依萍能夠保持自我,擁有獨立的人格,堅持做自己,很難能可貴。

陸振華請了律師諮詢關於依萍與秦五爺簽合同的事,如果秦五爺不放人,他要跟秦五爺拼到底。他說:「我的女兒,絕不能在那種地方唱歌,我不許。」

依萍急了,「你不許,你把我弄得走投無路,我現在好不容易找到工作,你又千方百計來破壞我。」

王雪琴剛好在陸振華旁邊坐著,一把拉住陸振華,「好了老爺子,這事兒我看你就別管了,依萍早就不是你的依萍了,人家現在是大上海舞廳的白玫瑰。這‘黑豹子’怎麼會生出個白玫瑰來的,總之她現在已經過慣了風花雪月的日子,哪裡還可能回來規規矩矩的過日子,再說了,人家現在已經有了個私人保鏢,我看呀,你就不用再擔心了。」

依萍這次真的怒了,對著雪姨喊,「你住嘴,我沒跟你說話,你不要插嘴。」

陸振華回身對依萍說:「依萍,你就不能讓一步嗎?你太過分了。」

依萍說:「什麼叫讓?爸爸你教我,媽媽知道什麼叫讓,所以她一輩子躲在一個小小的蝸牛殼裡,已經好多年了。你知道這個字的代價是什麼嗎?你一生都沒有讓過,你根本不知道這個字裡頭,有多少的痛苦和眼淚。」

經歷過那種痛苦就不會用自己的道德標準去評判別人,聖母是一種歪曲的人生觀,以德報怨何以報德?

何書桓這個偽君子,在這個時候,依萍又被陸家人圍攻的時候,依萍為自己作戰的時候,完全不替依萍說話,還企圖讓依萍忍、讓、閉嘴,他指責依萍,「你是怎麼了,你是來講和的,不是嗎?」

依萍懟了他一句,「你不要管我。」

依萍繼續說,「讓我告訴你什麼叫讓,讓的另一個代名詞叫作‘懦弱’,讓得再多,叫作‘棄權’,你要我讓嗎?讓到什麼程度?我的字典裡,沒有一個‘讓’字。」

依萍真的是劇中最清醒的人了,你們覺得呢?

 

记得关注追剧迷哦~组团追更欢乐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