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溫《陳情令》才發現,藍湛有時候對魏嬰的禁言,是因為他心慌了

哒哒哒 2022/06/10 檢舉 我要評論

《陳情令》網劇以精湛的演技,良心的后期制作,與超高的顏值曾火了一個暑假,小編也沉溺其中,無法自拔。

據悉《陳情令》改編自小說《魔道祖師》,由墨香銅臭著。該劇由肖戰,王一博主演。

故事以五大家族為背景,講述了云夢江氏故人之子魏無羨和姑蘇藍氏藍忘機重遇,攜手探尋往年真相,守護百姓和平安樂的故事。該劇以插敘的方法進行,劇情緊湊,人物線完整是部良心之作。

一部《陳情令》,圈粉了「魏無羨」。

除了覺得男主帥,配角也帥啊,這部電視劇全員高顏值。

演技也是可以的,主演演的代入感強,配角也同樣出色,全員贊。

特效服化道選景等等都達到了不少陳情迷的審美標準了。

除此之外,最讓人欣賞的還有配樂,一首《無羈》真是聽醉了,其他每一首歌都很贊,良心劇啊。

難得的,看了不下五遍,各種小視訊刷了一抹多,無法忍住不看。

重溫《陳情令》才發現,藍湛有時候對魏嬰的禁言,是因為他心慌了

一眼萬年的一見鐘情忘羨的感情是何時開始的,經常有看劇的是人這樣說,魏嬰是撩而不開竅,而藍湛是開竅但不說,可是關于忘羨之間的感情到底是何時開始的,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見解,但是我一直很堅定是認為忘羨從來都是「一眼萬年的一見鐘情」

在劇中,藍湛一出場,魏嬰的目光就沒有從藍湛的身上離開過,而且在一眾人里,是魏嬰第一個看到藍湛的,而且當時的鏡頭很有意思,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魏嬰的視角一樣,從一個拐彎的地方,一身白衣,映入魏嬰眼里的第一個畫面就是藍湛衣服上的卷文紋,這一點從魏嬰重生后看到思追身上的卷文紋就很容易得出結論。

在眾人都看著藍湛的時候,而此時我們的藍二公子卻完全看不見任何人,或者說是目不斜視的空無一物,可以說包括魏嬰在內的所有江氏之人,藍二公子是無視的,并不是說藍湛對江氏的人有什麼偏見,而是他對所有的人都是如此。

但是魏嬰卻是一個特殊的存在,雖是無心,但是一眼就看傀儡的關鍵所在,這而并不是一般人就能做到的,也就是這個無心一句評論,從此就走進了藍二公子的眼中。

劇中有有很明顯的鏡頭,藍湛本是完全無視了山門前這一行人的存在的,根本沒有理會的打算,是準備直接進入云深不知處的,直到聽到了魏嬰對江澄的竊竊私語與自己的想法如此的不謀而合,藍湛才停下腳步,想仔細再聽一聽的,然后江澄才順勢上來介紹自己是誰的。

在江澄對藍湛自報家門的時候,藍湛的眼神其實很有意思的,藍湛是堂堂藍氏雙壁,是所有世家弟子的楷模,可是就是這樣一個以禮立世的藍氏標桿藍湛,卻在江澄自報家門打招呼的時候,一直盯著魏嬰,眼睛幾乎就沒從魏嬰的身上離開過,每次都是江澄說下一句的時候才移開一下,然后又瞬間回到魏嬰的身上。

而且,不知道有沒有人發現,藍湛對魏嬰的禁言也是完全的說不通,雖說是江氏一行人丟了拜帖在先,可是用魏嬰的話來說,藍湛也是不分青紅皂白的就禁了他的言,明明自己就沒有說什麼出格話,只是擺出了事實而已,而且一直都是恭恭敬敬的,可是藍湛卻直接禁了他的言。

一開始見到,就注定了一生的牽絆縱觀全劇,魏嬰應該是被禁言最多的一個人,而且每次都是藍湛禁他的言,雖然是說大多數的時候是因為魏嬰本身的原因,可是這第一禁言實在是有些說不通。云夢江氏一行人是第一次到云深不知處,而且是江氏嫡親的姐弟二人和名聲在外的大弟子帶頭,不管怎麼說,直接禁言都不能說是藍氏的待客之道吧。

難道說藍湛完全不知道他們是誰,兩耳不聞窗外事,這應該是不可能,十六年后藍湛和魏嬰在蓮花塢祠堂說起魏嬰是時常罰跪的時候,藍湛就說過「略有耳聞」,試想一下,就連罰跪這樣的八卦事件,藍湛都聽說過,他能不知道云夢江氏這三個人是誰?

所以,在此之前,藍湛一定是知道魏嬰的,而且也聽到過關于他的很多傳聞,只是可能以前只是聽說過人和事,突然一瞬間就在自己的眼前出現了,而且出現的如此猝不及防,藍湛突然間就有一些心慌了,他不擅長應付魏嬰這樣嬉皮笑臉的人,更不知道為何自己會有了不一樣的情緒,所以才很失控的就直接禁了魏嬰的言。

其實但凡是藍湛在正常的情緒下,他都不會如此的失控,而是會直接視若無睹的不在乎,所以藍湛對魏嬰的第一次禁言完全就是驚慌失措下的慌亂所為,因為心里莫名的情緒而心有悸動,而這份悸動既陌生又唐突,來勢洶洶,藍二公子不知所錯,直到禁言之后逃離現場,站在他們看不見的地方,再調整自己的心態。

所以對于藍湛來說,他不可能不知道魏嬰,他只是沒見過,也從沒有放在心上過,可是誰曾想過,這一見,這人就一頭扎進了自己的眼里,亂了自己的心。這也許就是網上經常說的那句話,從一開始出現,就知道是特別的存在,從一開始見到,就注定了一生的牽絆。

這種特殊的情愫應該叫做害羞吧,不得不說,十六年前的藍湛還真是臉皮薄啊,一點也比不上十六年后的含光君,但是這樣的魏嬰就已經害羞的不行禁言了事,那要是碰到十六年后剛被藍湛帶回云深不知處的魏嬰,藍湛還不知道要害羞成什麼樣呢?原著里兩人可是以很特殊的姿勢過了一夜呢。

忘羨從來都是雙向的奔赴藍湛對魏嬰一見鐘情,魏嬰又何嘗對藍湛不是一眼萬年,若非如此,魏嬰又為何對藍湛一直死纏爛打的撩撥,難不成他真的只是覺得討好一座冰山好玩?并不見得,誰都不是癩皮臉,即使魏嬰再怎麼一副笑臉,若是沒有特殊的情愫,面對一張冰塊臉也是不會覺得好玩的。

而且關于藍湛對魏嬰彈的清心音不知道有沒有人注意到,自從魏嬰修了詭道術法之后,他一直是拒接藍湛對自己彈的《洗華》的,之前也已經很多次說過魏嬰拒絕的原因,可是就算如此的一直拒接藍湛的好意,但終究每次都是聽進了心里去的,否則魏嬰不會在亂葬崗的時候為了穩住溫寧很自然的就吹出了《洗華》。

忘羨從來都是雙向奔赴的感情,有藍湛的傾心付出,更有魏嬰的無可奈何,十六年前藍湛多次想要帶魏嬰回云深不知處藏起來保護他,而魏嬰多次的拒絕藍湛,用決絕狠心的話把藍湛推開又何嘗不是為了保護藍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