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生如故》劉子行至死都不知他封時宜為貴嬪是對漼家最大的羞辱

哒哒哒 2022/07/04 檢舉 我要評論

時宜最后還是未能陪伴在自己心愛之人身邊,又一次被一道圣旨賜婚嫁給了不愛的人,兜兜轉轉沒想到最后還是要嫁給劉子行。

而劉子行為了能夠娶到漼時宜,一次次的設計,讓太后賜婚他與漼時宜,他為了自保,請求封王,退出太子之位。

于是他被封為廣陵王,而漼時宜并不是名正言順的廣陵王妃,因為他們的大婚并未禮成,禮未成便名不正言不順。

于是后來劉子行當上皇上卻受制于人無法封漼時宜為后,于是想要以皇后之禮封漼時宜為貴嬪,地位僅次于皇后,但是劉子行至死都不知他封漼時宜為貴嬪是對漼家最大的羞辱。

假太子

劉子行從小便知道自己不過是一個「假太子」罷了。

當初劉徽繼位,戚后掌權,皇帝幼小,漼家護主有功。

而漼家女從小便被先帝指腹為婚,許配給太子,是日后的太子妃,也是未來的皇后。

但是劉徽年紀小,暫時不可能婚配,更不要說有太子了。

這個時候太后便從旁支過繼了劉子行為太子,這下太子有了,漼家女的太子妃的名分也有了。

但是無論是漼家還是劉子行都知道,這太子不過是一個「假太子」罷了。

劉子行之所以能夠被過繼為太子不過是戚后暫時為了安撫漼家罷了。

而等到劉元成年后,自然會廢太子,立自己的兒子為太子,而漼家也明白這婚約其實不過是名存實亡罷了。

劉子行的父親沒有能力,封地也比較遠,沒有勢力日后為他謀天子之位,加上劉子行從小身體不好,更加對劉徽沒有什麼威脅,戚后才會放心讓劉子行當太子。

這是劉子行撿來的便宜,只是誰都沒有想到后來劉子行真的當上了皇帝。

他從小住在東宮,不爭,不搶,不奪,不想。

太后讓他行,他便行,讓他停,他便停。

從小他便是皇帝的伴讀,但是不能有自己喜愛,皇帝做錯了事情,便是他做錯了事,他要替皇帝受罰。

從小他便知道自己這個太子遲早有一天就會被廢掉,自己的身子也是一天不如一天,那個時候他從未奢想過那天子之位。

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了漼時宜的畫像,一切不知從何時起發生了變化。

畫像

太子病弱,自幼吃藥比進食還要多。太后訓斥,太后訓斥,他捧著藥碗,站在宮門前一晝夜,不敢動不能動,那時的他也不過七歲。愛鳥,鳥便死,貪戀魚游水中,便自七歲到十六歲,都未曾再見過魚。生殺大權,連同他這個小人兒的性命,都在那個自稱太后的女人手中。

這是原著中關于劉子行這個「假太子」在宮中的生活,沒有自由,沒有愛好,每天活得小心翼翼,空有太子之名,卻無太子之尊。宮中所有人都知道他不過是一個「假太子」罷了。

沒有人將他放在眼中,他不過是太后用來暫時安撫漼家的一顆棋子罷了,而且隨時都可以被廢掉,如果不是漼家,他的命也不會活得那麼長。

隨著皇帝劉徽的長大,皇帝也有了自己的孩子,漼家的勢力也大不如從前,太后隨時都可以廢掉他。

但是到底漼家還在,漼家的影響不容小覷,北陳離不開漼家,所以這婚約太后不能廢,只有漼家自己主動解除,后來漼家還真的主動解除了這婚姻。

而劉子行非常傷心失望。

因為他從小本就不抱有希望,是漼時宜的畫像給了他希望,那時漼時宜被送到小南辰王府做弟子,宮中每年都會有人為漼時宜畫像送去東宮,一方面是為了監督小南辰王府情況,另一方面是為了漼家的面子。

漼時宜的畫像當然會被送去東宮,送到太子府上,因為她是眾望所歸的太子妃。

也正是漼時宜的畫像,讓劉子行看到了未來,看到了希望。

她,是他唯一被賞賜的東西。

他欣喜若狂,卻不敢表露。

他日日夜夜深情望著畫像,口口聲聲說愛她,其實可能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愛的并不是畫像中的那個女孩,而是漼家女的身份。

他日日夜夜望著畫像,想的并不是兒女情長。

而是漼家的勢力,是自己成為真太子的夢。

因為他清楚地知道,娶了漼家女意味著什麼?

漼家北陳第一謀臣,金貞兒曾對著時宜說了這樣的一番話:

你們烏水坊悄然南遷,我父親派兵將他們困在境內,此事除了我跟陛下,宮內無人知曉。你們家在學子心中,地位太高,若南遷,北陳就真的亡國了。

漼家若南遷,北陳便要亡國。

可見漼家的地位,而南蕭的皇帝更是對漼時宜說南蕭永遠歡迎漼家南遷。

這樣的家族勢力對劉子義來說太重要了,可以說這是他唯一的機會了。

他口口聲聲說自己愛漼時宜,他愛的不是漼時宜,而是漼家女的身份,是漼家的勢力,是漼家的聲望,是漼家能夠助他登上皇位的夢。

后來劉子行殺時宜師父,割其肉,剔其骨,還派人圍剿漼時宜的哥哥,威逼利誘讓漼三娘替他攬收世家貴族為他效力,利用漼家的勢力替他鞏固皇權。

他從未在乎過漼時宜的感受,他口中的愛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是為了他的太子夢,皇帝夢,他愛的從來不是漼時宜,而是皇位。

為了彌補漼家,他封漼時宜為貴嬪,以皇后之禮冊封,他以為給了漼家足夠的體面與尊貴,殊不知這「貴嬪」就是對漼家最大的羞辱。

貴嬪

貴嬪,也是妾。

再尊貴的妾,終究都是妾

在《知否》中國舅爺為了情義娶了亡妻妹小鄒氏,小鄒氏是貴妾,有皇家親賜的誥命,但是再尊貴她終究是妾。

是上不了臺面的,所以當她出現在顧家宴席上,別人都會指指點點說妾氏怎麼可以出現這樣的場合,是的哪怕是貴妾,都是不配出現在這樣的場面的,這樣的場面只有正室才有資格參加,妾氏出現就是丟人現眼。

而漼家女卻成為了妾。

這是多大的諷刺,哪怕是貴妾,大婚當日很多大臣到漼家賀喜,漼三娘說不過是個嬪而已,又不是皇后。

但是那些大臣卻說他們不認什麼皇后,只認漼家女。

這就是漼家的地位,這就是漼家女的尊貴。

可是劉子行卻封了漼時宜為貴嬪,還覺得以皇后之禮冊封她是對漼家最大的恩賜,他以為這樣就可以拉攏漼家人為他鞏固皇權。

但是他小瞧了漼家的勢力,他不知這「貴嬪」便是對漼家最大的羞辱。

要知道古代妾是永遠不會被扶正的,就算皇后可以廢掉,憑著漼家女的身份可以立后,但是終究是繼后,不是原配正室。

這也是為什麼金貞兒當初會破壞劉子行跟漼時宜的婚禮,因為一旦禮成,她想要當皇后便多了一份阻力,因為漼家的勢力和聲望太高,所以只要漼時宜跟廣陵王劉子行禮未成,她便有機會當皇后。

當初在南蕭的時候,漼時宜當初和周生辰一起游玩,當時有一個公子哥看上了漼時宜,問她是否婚配。

時宜說自己沒有婚配,于是這位公子哥說:「小生耐侯莫陳氏,單名一個月。」

侯莫陳氏也算是世家望族了,但是要求娶漼家女還是差了點,那個時候他還不知道這女子是漼時宜,便被打發了。

后來得知當日那位女子是漼家女,更是找上門來認罪,說自己當日的行為有所輕浮。

其實這件事漼時宜也沒有放在心上,桓先生也出面打圓場,讓他回去,但是結果他臨走前對漼時宜說了這樣的話:

「侯莫陳氏自知高攀不上姑娘,但還是想問一句:姑娘可有婚配?」

是的,他不死心,同時也想攀上漼家這門婚事。

這時旁人有人說:「侯莫陳月,我勸你還是醒醒吧,人家漼姑娘是烏水坊家主之女,要嫁也是六房首選,劉姓皇族和北陳世家次之,這是還輪不到你。」

侯莫陳世雖也是世家望族,但是漼家女要嫁也是皇族首選,因為人家的身份擺在那里。

而劉子行雖然是皇帝,但是他卻只封了漼時宜為貴嬪,這便是對漼家最大的羞辱。

漼家女嫁給誰都可以,但是為妾,哪怕是貴妾也是對漼家的羞辱。

而劉子行卻一直做他的皇帝夢,他不僅僅自私不在意漼時宜的感受,還妄想讓漼時宜以身侍仇人。

漼時宜最后得知真相,她沒有選擇逃跑,即便漼家有能力讓她活下來,讓她逃出去,但是她還是沒有選擇這條路,她選擇從城墻上一躍而下,這是對劉子行的報復,也是她對小南辰王最深的深情。

但是劉子行不懂這些,后來漼時宜死了,而北陳的朝堂也岌岌可危,最后劉子行只不過當了三年皇帝便離開了人世,留下一個空殼,世家大族因為漼家的離去紛紛南下,此后北陳想要再強大起來,便更不容易了。

因為此時的北陳不僅僅沒有了小南辰王,更沒有了漼家,而北陳也搖搖欲墜。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