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49歲眼科女主任患罕見病,臨終前寫下最后的要求,催人淚下

许多多 2022/05/06 檢舉 我要評論

她是一名好醫生,同時又是一位病人。

「當了一輩子病人,就想當個好醫生」。她的病例在全世界極其罕見,從全球已有的幾十個病例來看,沒有活過30歲的。

可她卻說: 「我已經是得這個病的人里,全世界活得最長的人了,現在每多活一天都是賺到」。

1.童年罹患難以治愈的罕見病

1972年邢詠新出生于一個普通家庭。

由于父親在西寧,母親在天水,童年的她時常在兩地間奔波。

只不過,更多的時候是在醫院。

因為早產,邢詠新的體質一直很弱。

1976年在一次患病檢查時,她被診斷出患有免疫系統疾病。

幼年的邢詠新并不知道自己患的病有多嚴重,只是在印象中,她需要經常性住院。

由于那個年代醫療條件的限制,醫院對她的病癥也所知甚少,只知道是血液疾病,但沒有辦法查清過敏源。

就這樣,她和患有白血病的孩子住進同一個病房,身體出現水腫就脫水,出現過敏和紫癜就用激素壓制免疫。

長期和醫生接觸的過程,使邢詠新對醫生產生了一種特殊的情感。

年少的她幻想著,有一天自己也能夠像照顧過她的醫生那樣,把這份愛傳遞給更多的病人。

為此,邢詠新立志成為一名醫生。

多年來,她生病了就去住院,病情穩定了,就出院上學,反反復復。

1988年,她順利考上西安醫學院(現西安交通大學醫學院)。

在學習的過程中,她了解到,自己所患的疾病是過敏性紫癜,而這種疾病到目前為止也尚不明確它的發病機制和原因。

在院長邵文斌的幫助下,終于查清了邢詠新的過敏源,原來是自身紅細胞。

說得通俗一點,只有當血液里的紅細胞老老實實呆在血管里,就不會引發病癥。

一旦有稍微大一點的創傷性出血,造成紅細胞離開血管,就會引發全身過敏反應,甚至女性例假期間的正常性出血,當出血積累到一定程度,也會發生全身的過敏反應。

一旦血管向外滲水就會形成水腫,如果形成腦部水腫,壓迫腦部神經,還會發生失明、失語、失憶等癥狀。

從大學畢業后,她放棄了在衛生局做行政這樣的輕松工作,義無反顧地選擇去當一名臨床醫生。

碑林區紅十字醫院是邢詠新職業生涯的第一站,在這里,她一干就是九年,為日后的診斷治療積累了大量的經驗。

在這期間,她不滿足于現有的技術水平,不斷精進,一邊工作一邊學習,先后取得了碩士、博士學位。

2007年,她的病情開始加重,下肢負重關節發現多發性骨壞死,忙碌間,她強忍著疼痛,必須將自己手頭上的工作順利完成,才肯去復診。

2008年,她成為了第四軍醫大學唐都醫院的一名文職軍醫。

由于在兒童眼科上的精湛醫術,使唐都成為口碑醫院,邢詠新也被授予三等功。

那時的邢詠新已成為國內首屈一指的眼科專家。

人們時常看到她坐著輪椅出診,只知道她身體不太好患有疾病,但不知道她病是迄今為止都很難治愈的免疫系統疾病。

她本以為,這輩子也許都會是自己一個人扛下所有,但就在這時,卻遇到了屬于她的一抹陽光。

邢詠新與愛人李峰結婚那年,病危通知書加在一起,都有好厚的一沓。

李峰說, 「她住院就像是家常便飯。」每隔隔幾年就會住一次院,而每次住院都會收到病危通知書。

有時候病情加重,腿部皮膚出現大面積壞死,而血源性骨髓炎、敗血癥和心衰也時有發生。

2.不為人知的出診背后

2016年,作為高層次人才引進,邢詠新從唐都醫院調入西安市第一醫院。

從文職軍醫到眼科主任,不論身份怎樣變化,她一直都忙碌在臨床第一線。

在門診二樓的14號診室,是邢詠新「大展拳腳」的地方。

這里有一個神奇的布袋子,里面裝滿了各種玩具玩偶。

「小朋友,你看,這個小豬的舌頭可以伸出來,快看快看」。

邢詠新拿著手中的玩具,吸引著孩子們順利完成檢查。

除了玩具和貼片,有時面對一兩歲的患兒哭鬧不愿意配合,邢詠新又化身成小動物,模仿它們的聲音,吸引孩子配合檢查。

回到家里,她唯一的興趣就是「看動畫片」,孩子們看什麼動畫片,她就看什麼動畫片。

一邊檢查一邊和孩子們講動畫片里的內容,很快就和孩子們打成一片,他們喜歡這位會聊動畫、會講故事的「邢媽媽」。

還有一些小朋友對醫生的白大褂有懼怕心理,「邢媽媽」干脆脫了白大褂,帶著他們走出診室,與他們一起玩耍交流。

取得了小朋友的信任后,檢查也變得很順利。

2017年,邢詠新大腿內側出現不明原因的皮膚大面積壞死。

經過植皮治療,情況有所好轉,但始終無法痊愈。

為了遮住腿部因為患病形成水腫,避免患者產生懼怕心理,她常年穿著裙子,即使冬天也不例外。

西安市第一醫院小兒眼科副主任宋金鑫,曾是邢醫生的同事,她回憶道: 「她常年可能需要吃控制心率的藥,身上有傷口,她可能會吃消炎藥、抗感染的藥,還有發燒的時候會吃退燒藥,她就是用各種藥來壓制自己的身體,讓自己不疼,讓自己忘記疼痛,然后把滿腔的熱情投入到工作中。」

邢詠新腿腳能走的時候,就走著去上門診,但如果腰腿實在疼得厲害,她就讓助手用輪椅推她過去,有時還要到急診室借一個氧氣,一邊吸氧一邊出診。

這一幕,很多病患家屬都很熟悉, 「無論就診室外多嘈雜,都認真耐心對待每個孩子,上午門診看不完的等到下午手術做完后再接著到辦公室給看。邢主任是我孩子的醫生,她經常坐著輪椅來上班,中途其他大夫還給她送藥。」

人們時常看到她坐著輪椅出診,只知道她身體不太好患有疾病,但卻都不知她病是迄今為止都很難治愈的免疫系統疾病。

3.生命的最后

由于自己也是病人,所以能體會到病人和病人家屬的心情。

每天來自全國各來地找邢醫生看病的人絡繹不絕,很多人為了能掛上號,需要排很長時間,有些人直到下班還在焦急地等候。

邢醫生非常理解家屬的心情,她常常不顧自己身體的疲勞程度,延長出診時間,只為多看一個病人。

而從第一個病人到最后一個病人,她的態度始終和顏悅色,不急不燥。

2019年3月,邢詠新被評為了西安市最美女性,而在此時,她的病情也越來越嚴重,大腿內側皮膚組織壞死的面積持續增長,還伴有間歇性發熱。

2020年1月,她的腰部和肩關節開始出現疼痛,活動受限。

她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可就在她準備住院治療時,疫情的出現打亂了全部計劃。

即便這樣,邢詠新還是堅持為寒假假期里的孩子們出診、手術。

4月邢詠新再次住院,直到7月還不見好轉。

每年的暑假是小兒眼科最忙的時候,很多家長掛不上她的號,紛紛在微信群詢問。

7月5號,還在住院的邢詠新回復大家說: 「這個暑假,邢媽媽因為身體原因要和大家失約了,其他醫生會和我一樣為大家診斷治療。」

在ICU病房里,預感到來日不多的她,開始考慮身后事。

由于言語困難,她在紙上寫下了對丈夫的臨終囑托: 「哥哥,想了好幾天,我的病情如此嚴重,如果有救治的可能,就治!但如果希望渺茫,就不要試圖救治了,只是勞民傷財而已。只有唯一的要求,不要讓我去的太痛苦,我不想走的沒有尊嚴,記得我的遺體和角膜捐獻一事!」

其實早在2017年時邢詠新就和丈夫簽了角膜和遺體捐獻志愿書,她覺得自己做了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就算離開這個世界,也了無遺憾。

10月6日,ICU里的邢詠新停止了呼吸。

得知這個消息,家屬群里引起了轟動。

「記得在2018年冬天,我們帶孩子去復查,從早上8:00一直等到下午6:00都沒有排上邢大夫的號,直到晚上8點多才給孩子復查的,這期間一直都沒有休息,加班到這個點,邢醫生還是非常的細致和耐心,語氣和藹,沒有一點架子。」

「希望她一路走好。」

遵照她的遺愿,角膜捐獻給西安市第一醫院眼庫,成為首位捐獻角膜的眼科醫生。

遺體則捐獻給了她的母校——西安交大醫學部,用于醫學研究。

就在邢詠新去世后不久,10月10日和10月12日,她的角膜成功地移植給兩位角膜盲患者。

其中一位接受了角膜的患者緬懷道: 「2020年10月6日是我最后一次和她面對面:她去世了,她是角膜捐獻者,我是眼庫角膜獲取者。我和她的距離如此之近,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角膜非常清澈透明。」

因為是患者,所以是醫生,因為體會了患者之痛,所以她想治好更多的患者,她的生命沒有那麼長,也容納了很多的苦痛。

但她用自己的堅韌多活了九年,九年的時間去為別人解除痛苦,她把眼角膜給了別人,她還可以繼續享受這個世界的光明。

她這一生就是為別人帶來光明的,而她自己也活成了一道明亮的光,祝福好人一路走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