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辰好景》續寫2:林杭景與蕭北辰重逢,互訴衷腸

哒哒哒 2022/05/29 檢舉 我要評論

這場重逢,蕭北辰不知道夢到了多少回,況且他沒有想到,除了杭景,這個世上還有一人與他息息相關。而這個人是他的兒子,是他蕭北辰與林杭景的兒子。

可想而知,這對他是個多麼大的驚喜。從副官口中得知,自北新城被日軍占據,他們得知穎軍全軍覆沒,他們所有人都以為蕭北辰死在那場慘烈的戰爭中,唯有林杭景一人,始終堅信他依舊在生,若非有南歸在,她早已回國尋他。

蕭北辰沒想到,他們兩人之間,不是只有他一人癡,林杭景亦然。她這六年宛如當年他等待她的七年,生死不懼,心中唯對方一人。

長途跋涉,年幼的孩子早已陷入了沉睡。林杭景看著這簡陋的屋舍,再也沒有當年蕭府的富麗堂皇,但是林杭景心中卻是難得的平靜安寧。

蕭北辰進來的時候,看到的便是這樣的場景。南歸睡在母親的懷中,杭景的手一直在輕柔地拍打著孩子的胸口,蕭北辰突然不想靠近,他怕,他怕因為他的出現打破了這個美麗的畫面,這個他這麼多年一直都幻想過的畫面。

但是杭景還是覺察到了他的出現,她對他莞爾一笑,向他伸出手,示意他走過來。蕭北辰像做了一個夢一般,不敢輕舉妄動,怕這個夢境碎了。他一步一步走向她,林杭景知道他內心的不安,待他走進,她緩緩靠近他懷中,喚他:「三哥。」

蕭北辰沒有絲毫動靜,就這樣讓林杭景靠在他懷中。杭景站起身,兩人四目相對,杭景毫不遲疑地吻上了他的唇,單純的輕吻,沒有摻雜任何情欲。蕭北辰感受到了唇上的柔軟,但是他的心更是軟的像要被化開一樣。

蕭北辰的身體止不住地顫抖,眼中的淚落到了林杭景的臉上,他終于緊緊把杭景抱在懷中。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更何況是蕭北辰這般性格堅毅的男子。他的眼淚除了家人,只為林杭景而流。

兩人一左一右半躺在南歸身邊,林杭景開口:「成鈺說,南歸像極了你,跟你似是一個模子脫下來的。這些年也幸虧有他,我才能撐到現在。」

蕭北辰看著這張極似他的臉,忍不住想要伸出手摸摸他,但是卻遲遲不敢真的靠近。林杭景便抓住他的手,將他的大手輕柔地放在南歸的臉上,這是一家三口初次的相觸。蕭北辰反握住林杭景的手,將兩人的手放在南歸的手上,對杭景說:「謝謝你,真的謝謝你。」

時隔六年,林杭景和蕭北辰的再次相逢,可是此時的狀況已然不是林杭景當年在蕭家時的風花雪月,蕭北辰也不是獨據一方的軍閥,他們現在現在就像是最為普通的一家三口,沒有戰爭,沒有責任,只有這小小的一方天地,護佑著他們片刻的安寧。

林杭景靠在蕭北辰懷中,問他:「當年為什麼一定要送我走,我原本想告訴你南歸的存在,在這場亂世之中,不管生與死,我們已經錯過那麼多年了,就算是死,我也不想再和你分開。」

蕭北辰露出了多年來的第一個笑容:「可是,杭景,你不知道我現在有多慶幸當年做了這個決定。就因為我那個自私的決定,你現在還躺在我的懷中,身邊還睡著我們的兒子。上天終究對我蕭北辰不薄,讓我在那場必死的戰局中存活了下來,讓我有機會與你再次相遇。如論如何,我都不可能放任自己看著你去死,而且有你在,我真的舍不得去死,所以我只能送你離開,盡管我知道你留下來的痛苦并不比我少,但是我只能選擇這麼自私。」

「看到南歸的時候,我多麼慶幸,不僅僅因為我們蕭家還有后,更是因為我知道有了南歸,你至少不會心無所依,我也知道這麼多年留給你不僅僅只有痛苦,還有對南歸的牽掛,我真的很慶幸。就算當年安排好了一切,我始終放不下你。」

林杭景忍不住抱住蕭北辰,哭出聲,嘴里不停地叫著「三哥」。仔細想想他們已過半生,最開始的相互針對,而后相互愛慕但是又充滿了誤會,就如杭景所言,那些年的他們,蕭北辰的驕傲,林杭景的倔強,讓他們這麼年一直在錯過。如今半生已過,兩人真正恩愛相處的日子屈指可數,但是回想過去,記起的竟然都是滿滿美好幸福的回憶,那些痛苦、那些折磨竟像過眼云煙般散去,無處可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