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金枝欲孽》「如妃」:壞裡透著好,惡毒裡留戀著柔情

《金枝欲孽》「如妃」:壞裡透著好,惡毒裡留戀著柔情
2021/08/13
2021/08/13
 

@追剧迷等更日子太难熬?组团追更欢乐多!海量热剧看花眼,来和维尼一起追剧吧~

 

鄧萃雯在《金枝欲孽》中詮釋的如妃真的是一個很好的角色了,這個角色讓她一舉成名片約不斷。觀眾更是因這部戲,對她的演技大為肯定。

她的一出場,是霸氣的,是充滿殺氣的。

從言語中,我們可以知道是如妃設計陷害這個可憐的女子,是如妃處心積慮地害死她的。就因為她背叛了如妃,所以她的年輕的生命就被用白綾終結於閨房內。她不甘,她不忿,但她無可奈何,最後的掙紮不過是徒勞罷了。

是如妃,她決定了這個女子的生死。我們可以從這裡得到很多資訊:其一,如妃絕對是受寵的,其二,如妃的脾氣絕對不好惹。

成熟冷豔、聰穎過人,這些都是如妃的標籤。

作為「深得皇上歡心」的妃子,鈕祜祿·如玥的性格是有野心的。她不懼怕皇后,甚至能夠在皇后面前顯得有些囂張。

那是因為她有囂張的資本。

但如妃也懂得什麼是規矩,即便有囂張的姿態,也不會逾越位分,這是她高明的地方。

如妃不是一個心思簡單的人,恰好相反,做事懂得深謀遠慮、好勝不屈的性格,才是如妃的人設。

在後宮之中,僅如妃敢與皇后叫囂。

如妃做起事情來十分堅決,沒有所謂的遮遮掩掩,善用策略與計謀的她,能夠站在這個位置上,不是沒有原因的。

其實如妃年輕時也渴望過溫情,厭惡皇宮的爾虞我詐,所以她才會在絲帕上繡詩。

當孔武拿著那塊絲帕出現時,正是她最落魄的時候。權勢不在,孔武卻肯事事幫她,正好溫暖了她孤寂的心。

她在雪地裡等孔武時,用樹枝畫孔武,臉上帶著難得的幸福神采,比她在劇中任何時候都顯得漂亮。

如妃盯著自己畫的孔武看,不知不覺看得入迷,害得自己眼睛被灼傷,但她仍舊甘之如飴。

如妃喜歡孔武,更像是曾經渴望的溫情得以實現。

可也正因為她太過通透,深諳人性,才從不在孔武面前說破絲帕的來歷,她渴望溫情,卻不相信溫情。

如妃的通透,容不得她自欺自人,認為宮外的生活就一定會更好,她才會放棄孔武,甘願留在宮裡。

如妃的悲劇性,正在於她的通透。

得勢時,她必須比任何人都狠,才能保住自己的地位,避免「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失勢時,她尚且懂得保住自己的體面,不但對昔日的敵人毫不相讓,也不願意委屈自己,將就愛情。

有時候,真希望如妃能任性一次,大著膽子成全自己,逃出宮去。

可她終究不是年少的鈕祜祿如玥,而是紫禁城裡的如妃,註定走不出宮牆。

你喜歡鄧萃雯飾演的如妃嗎?

 

记得关注追剧迷哦~组团追更欢乐多

 
用戶評論